活女神庫瑪莉(Kumari):關於那些傳聞、誤解與爭議

加德滿都的活女神庫瑪莉。

在台灣,能看到關於尼泊爾的中文報導並不多,這些為數不多的報導中,活女神庫瑪莉就佔了很大一部份。

然而,每每看到這些庫瑪莉的報導,裡頭許多的「不完全正確」資訊甚至是已帶有預設立場的批判,總讓我迫不及待想寫文說明。與其每看到一篇就寫短文補充或更正,不如寫一篇專文,把那些我們常見的傳聞、誤解與爭議統整說明。


◾️傳聞一:庫瑪莉必須離家至宮院居住

尼泊爾不只有一位活女神庫瑪莉。從前,尼泊爾有著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王國,許多王國都有自己的活女神庫瑪莉;在1769年普里特維.納拉揚.沙阿(Prithvi Narayan Shah)國王統一尼泊爾之後,就只剩一個王國,所以也就只有一位王室庫瑪莉(Royal Kumari),她必須離開家人、到庫瑪莉宮院(Kumari Ghar)居住,也要遵循嚴格而傳統的規範。

然而,昔日的王國或許政治地位不再,但人們保存傳統文化的信念卻是承襲不斷的,所以他們仍然選出自己的庫瑪莉。不同於加德滿都,這些地方的庫瑪莉不需離家,諸如帕坦(Patan)、巴克塔布(Bhaktapur)等地的庫瑪莉都是和家人同住的。

帕坦的活女神庫瑪莉。
(By Christopher J. Fynn – Own work, CC BY-SA 4.0)


◾️傳聞二:庫瑪莉不能上學受教育

每個地方對於庫瑪莉的規範是不同的,大部份的庫瑪莉都可以去正規的學校,只有加德滿都和帕坦的庫瑪莉必須待在宮院/居所,另請家教。


◾️傳聞三:庫瑪莉不能和自己家人見面

只有加德滿都庫瑪莉必須離家,但她的家人可以到宮院和她會面,而且次數沒有限制,就算每天去也不會違規,只是不能過夜。當然,年紀尚小的庫瑪莉大多時間都住在宮院裡、生活起居由專職的「照顧者」負責,因此她對於「照顧者」一家會比對自己的親人更為親近。


◾️傳聞四:庫瑪莉沒有玩伴

加德滿都、帕坦以外的庫瑪莉,除了必要的祭典儀式之外,大致維持正常生活,也可以去上學,所以,她們當然有朋友、玩伴和同學。

帕坦的庫瑪莉雖不上學,但住在自家的她,親友、鄰居都可以來訪、陪伴。

加德滿都的庫瑪莉是規範最嚴格的,她不能自行外出、不能上學,一般人也不能隨隨便便就進出宮院……,但這並不表示她沒有玩伴。除了「照顧者」一家,也會從尼瓦社群中挑選年齡相近的孩童到宮院裡和庫瑪莉一起玩耍。


◾️傳聞五:庫瑪莉不能走路

之所以有「不能走路」的說法,是因為「神」的腳是不能碰觸地面的。

其實,庫瑪莉日常生活中是可以走路的,但在其穿戴完整、以女神身份示人時,腳不能碰到地面。

加德滿都、帕坦以外的庫瑪莉,平日會去學校上學,她們當然可以走路。至於加德滿都、帕坦的庫瑪莉,我們難以窺見她們日常生活的樣貌,所能見到的她們都是女神的身份,因此我們印象中的庫瑪莉,大多是由人抱著(短距離)、乘坐壇車或神轎,少數時候是女神自行走在已鋪好的布毯上(這樣腳就不會直接接觸地面了)。


◾️傳聞六:卸任後的庫瑪莉不能結婚

傳說,若娶了卸任後的庫瑪莉,6個月內就會死亡,但這只是謠傳。已卸任的加德滿都庫瑪莉Rashmila Shakya在她所撰寫的《From Goddess to Mortal: The True Life Story of Kumari》以及多次受訪中都再三強調這只是錯誤的傳言,2015年的一次採訪中,她還說「我結婚已經一段時間了,而我的先生目前仍然非常健康。」

即便多位卸任庫瑪莉都在不同的訪問中特別澄清此事,但類似的說法仍然廣為流傳。幾年前曾有一篇關於庫瑪莉的中文報導,我看到讀者留言寫著「沒人願意娶,卸任後的庫瑪莉只能當妓女。」還提出《為了西塔》作為佐證。天啊!《為了西塔》是漫畫、是虛構的創作,它不是真的啊!當下我只慶幸,這是中文報導、中文留言,否則傳到尼泊爾、被尼泊爾人尤其是尼瓦人看到,那對於他們是多麼大的污辱啊!

《為了西塔》是個以活女神庫瑪莉信仰為發想的虛構漫畫。


◾️爭議關於兒童權利與信仰存廢

許多人說,庫瑪莉的傳統有損兒童權利,應該及早廢止。

有損兒童權利的部份,我也贊同。小孩跟家人在一起才是最好的;然而,若是以庫瑪莉不能見家人、不能受教育、沒有玩伴……等不完全正確的資訊作為批判的根據,我覺得是不公平的。

至於活女神信仰的存廢,我認為,每種文化現象的產生,都與時空背景有關。幾百年前,在當時的環境之下,也許庫瑪莉信仰的產生與存在是種必然;但到了現代,是否還有延續庫瑪莉信仰的必要,這是有討論空間的。然而,這應該要從各個面向評估,經由多方討論、審慎考量之下才能做成決定。尤其,我覺得,這應該是以真正深入認識活女神信仰的人,以及與庫瑪莉有交集者(庫瑪莉與其親友、照顧者……等)的意見為主;若像我這種認識不夠深、甚至只聽那些不知真假的傳聞,究竟要以什麼立足點去評斷呢?

當然,如經評估決議延續活女神信仰,適當的配套是必要的。

Rashmila Shakya曾提及她在宮院裡所受的教育,當時(1984~1991)的家教是老派的學者,教授尼泊爾文是絕對沒問題的,但數學、英文就不是他的擅長項目,這使得她在卸任後難以銜接常規教育,花了好一段時間才跟上進度;所幸後來有關當局也為庫瑪莉換了新的家教,這一情況已有好轉。

庫瑪莉所面臨最大的難題是在卸任後。許多卸任庫瑪莉都表示,從宮院回到家的幾天後,她們就從女神變為凡人。如何與人們往來,甚至於怎麼穿鞋子走路、怎麼過馬路、怎麼掃地洗碗做家事……都是全新的挑戰。如何減少卸任庫瑪莉所面臨的問題,或者如何協助她們面對、解決這些問題,也都是相關單位應該努力的方向。

即便外界對於活女神信仰有諸多「有損兒童權利」的批判,但訪問多位卸任庫瑪莉,她們總說「別人只能過一種人生,而我何其有幸,能分別以女神和女孩的身份過著不同的人生」。對於尼瓦族人,這是他們的文化,也是他們的驕傲。它的存廢絕對需要更深、更廣、更全面的討論。

認識活女神庫瑪莉生活的必讀書目。


※延伸閱讀:

尼瓦文化薈萃的秋季慶典——因陀羅節(Indra Jatra)

2022.5.21「旅行快門」Podcast訪談《尼泊爾活女神庫瑪麗》

因陀羅節(Indra Jatra)現場筆記

因陀羅節(Indra Jatra)與庫瑪莉(Kumar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