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陀羅節(Indra Jatra)與庫瑪莉(Kumari)

↑這就是傳說中的「人山人海」嗎?畫面右側就是被當成看台的神廟。


2006年的9月6日,我在曼谷飛往加德滿都的泰航班機上巧遇了我的尼泊爾大哥,他說「妳選這天來真是太好了,今天正好是因陀羅節。」

幾個小時後,我熟門熟路地走向加德滿都杜兒巴廣場(Durbar Square)。廣場上已擠滿了來自各方的群眾,各個神廟的層層階梯上,全都站滿了引頸觀望的人們,而廣場周邊的一棟棟民宅的窗邊也都擠滿了看熱鬧的居民。尼泊爾果然是個極度重視觀光客的國家,就連看熱鬧,也要劃分區域,這一座座成了臨時看台的神廟,位置最好的一座是媒體專區,要有採訪證才能進去;另外一座則劃為外國人專區,憑外國臉就可以進入,不知情的本國人到了這裡,也都會被警察勸離。

在宗教上,尼泊爾的國王是印度教保護神毗濕奴的化身;在政治上,他也是國家的統治者,所以慶典的這一天,國王會主持這項慶典的重要儀式。舊王宮前的道路,一輛輛轎車載著政府官員與各國使節接連抵達王宮觀禮,可別以為都是黑頭禮車,其實也有不少看起來很「兩光」的車子,有時兩光破車不幸地跟在黑頭禮車的後頭,那麼還不等禮車開走,兩光破車裡的官員就會很識相地自己開門(是自己開門,不是司機來開喔),下車走到王宮。

當觀禮的人員到齊後,不久,尼泊爾國王與王后也到場,一旁的軍樂隊馬上奏樂歡迎,而角落裡的大型神車也在人力的拉動下前進至國王面前,同時,穿戴著奇特服裝與面具的舞者,也在皇官前的道路跳起傳統舞。沒多久,儀式結束,一輛輛黑頭禮車與兩光破車又接連來到,載走了官員使節們,接著,廣場上看完熱鬧的人也一哄而散。這時的人潮是很可怕的,你站在原地,就會被人潮推擠得自動向前進,這時我真的可以了解,為什麼新聞上會看到國外慶典或球賽散場時,人潮多到有人被踩死的情況。

↑樂隊進場。
↑奏樂
↑廣場旁的白色拜拉弗像(Seto Bhairav),平時都以木窗遮擋著,只有在因陀羅節時才打開,這時,人們會來爭相取用從預先注入酒槽、從神像口中流出的酒。


因陀羅節的重點之一,就是活女神庫瑪莉(Kumari)將乘著人力拉動的大型神轎巡行市街,這也是庫瑪莉在一年中少數的外出時間。

庫瑪莉是塔蕾珠女神(Taleju)的化身。傳說,很久以前,只由王室奉祀的塔蕾珠女神,常是國王請益國事的對象,但有次國王對女神起了欲念,女神震怒,返回天上,在國王悔悟並懇求女神再回到王宮後,祂才答應以小女孩的形象重返人間,這小女孩就是庫瑪莉。

庫瑪莉的遴選與認定,也是十分複雜嚴格的過程,4~7歲的Sakya族小女孩,必須符合32項特徵,包括眼睛的顏色、聲音、甚至於牙齒的形狀,都是檢驗的標準,她的星盤也必須通過審核。通過這些程序的女孩,還得被帶到黑暗的房間裡,這裡有一顆顆的水牛頭、帶著恐怖面具的舞者,還有各種嚇人的聲音,而能經歷這種種可怕的過程卻能保持冷靜的女孩,就極有可能是活女神的化身(註)

最後一關的測驗,是要從許許多多的物品衣飾中,選中前任活女神使用過的,能正確選出者,就是活女神庫瑪莉。

被選出的庫瑪莉,從此得離開父母,搬到庫瑪莉宮院(Kumari Ghar),在這兒度過祂的任期。庫瑪莉的任期,在流血或初經時終止,因此在日常生活中也得小心翼翼,避免任何受傷流血的可能,而她的雙腳也不能碰地,因此外出時總得有人抱著她。卸任後的庫瑪莉,回到父母親家中,回歸平常人的日子,不過,許多卸任後的庫瑪莉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適應新的生活。

我曾經遇過一位娶了退休庫瑪莉的尼泊爾人,他笑笑地說,娶庫瑪莉沒什麼不好啊,因為庫瑪莉有受過教育,知書達禮,在很多鄉下地方,女生根本就沒機會上學呢。也有另一位朋友跟我說,傳說娶卸任庫瑪莉的男子會不幸,以現實狀況來說,庫瑪莉在宮院裡過慣了有人服侍的生活,回到凡人的生活,多少不能適應,父母總是疼愛女兒的,但嫁到夫家後,必須服侍夫家,掃地洗衣煮飯等等工作都要她來做,有時放不下身段的退休庫瑪莉就會和夫家起爭執,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流言傳出。還要我別相信人家說的「退休庫瑪莉會剋夫」,那都是無稽之談。

↑畫面中間偏左處,就是要以人力拉動的神車;右邊是站在神廟階梯上看熱鬧的人們,下方戴著紅帽子的是樂隊。(拍的不好,因為太擠、人又矮,請見諒。)



※註:

後來讀過一本卸任庫瑪莉的回憶錄《From Goddess to Mortal》,她說,其實最主要是看外表有沒有什麼「不完美」之處,像是疤痕之類的,接著再審視星盤,庫瑪莉的星盤必須與統治者相合。在她的記憶中,並沒有恐怖房間這回事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