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Jun

波卡拉封城回憶

帶著兒子到停課中的駕訓班場地練習騎車。

去年(2020)3月下旬,尼泊爾宣布封城。

還記得剛開始的那幾天,氣氛非常緊張。當時規定,除了醫藥相關與民生必需物資(牛奶、蔬菜、食材、瓦斯等)都必須停止營業,也只有符合上述條件的車輛可以行駛。我們出門買菜,才走到巷口,就聽見警察吹哨。

「你要去哪裡?」
「我要去買菜。」
「好,我在這邊看著,快去快回。」

我們甚至不敢多走100公尺到我們慣常光顧的蔬果店,只能巷口旁隨便買買,品質、價格都不能強求,畢竟還有菜可買就很謝天謝地了。我們家還吃素了好一陣子,因為我們家只能吃清真肉品,以往都是到4公里之外、清真寺附近的肉店購買,但這時根本不可能騎車到清真寺啊!

過了幾天,巷口沒有警察時刻盯著,鄰居們也會在傍晚時戴著口罩沿著小巷走到山腳再回來,當作運動。有天我先生跟朋友聊到我們沒肉可吃,對方說他家隔壁就有養雞場,距離我家約1公里,是步行可抵的距離。既然鄰居們走到山腳再回來都沒事了,他也試著走路去養雞場,買了雞之後,請朋友用清真方式宰殺、處理好再帶回。

又過一陣子,原本只有早上、傍晚各營業2~3小時的「民生必需品」店家,營業時間拉長,下午不休息了;馬路上也看得到車輛行駛,當然還是不多。其實根據「官方規定」,這時尚未開放一般車輛通行,但我們常聽到誰誰誰騎車到市區大賣場補貨都平安無事,沒被警察攔下、扣車。鄰居和我先生也想去市區補貨,但生性謹慎(膽小)的我不讓我先生去。鄰居有天出門,特別帶了一個20公升的礦泉水空瓶,他說,如果真的遇到警察,他可以說是去買水,畢竟20公升不用車很難搬回,警察會放行的。

不知是時間太多,或是吃膩了Chapati烤餅和巷口麵包店的土司,我自己在家玩烘焙,連蔥麵包、蛋塔都做出來了!

由於波卡拉的疫情還算是穩定,管制也逐步放鬆。(當然,在官方正式放寬限制之前,人們就先自動放鬆了啦!)可以看到大多商店都恢復營業了,不在官方清單上的(電影院、健身房這類都被視為非必需的娛樂場所)仍然停業中。

由於我們的店位於Lakeside,那兒是以外國旅客為主要客源的區域,而外國旅客幾乎都已離境了、留下來的大多也是節儉度日,所以Lakeside顯得十分冷清。我先生偶爾去店裡整理、讓店裡通風透氣,其餘時間都在家。學校仍停課中,我兒子除了偶爾到屋頂放風箏、跟我們在院子打羽球,大多時間只是一直盯著手機。

「現在路上車子不多,要不要去練習騎腳踏車?」我先生問兒子。

就這樣,父子倆先是在巷子裡練習,兒子很快就適應了不用輔助輪騎車,我先生想起前陣子去的養雞場附近有個駕訓班,很多人在那兒練習騎腳踏車,就把兒子帶去。練了一個下午,上下坡、8字型,我兒子都騎得很順。

有天,兩人又要去駕訓班練車,我也說要一起去。


我是不太會騎腳踏車的。小時候,家裡大人說騎車危險,硬是不讓我嘗試,直到大學畢業,我才跑去找了在台大讀研究所的同學、在校園裡練習,能夠騎上一段、不跌倒,我就當作自己會了。此後,只有在偶爾出遊時,才會在當地租腳踏車(通常是有自行車道的地方)騎個一會兒。前兩年,我在尼泊爾買了一輛印度製的腳踏車,剛開始時我興致勃勃,每週五中午我不需要煮午餐,我總是騎車去我的愛店吃飯,就算天氣再熱我還是堅持騎腳踏車去,而每次回程的上坡路段我總是騎不動只好牽車回家。之後經過雨季、我回台灣……車胎沒氣,陰錯陽差一直沒能把車子拿去打氣,就好一陣子沒騎了。

終於,在封城期間,我先生看到腳踏車行有開,趕緊把車弄好,我當然想利用這機會騎車啊!

一家三口到了駕訓班,原本都還順利,但就在我跟兒子講話被駕訓班的老闆聽到以後,老闆立刻說「這裡不對外開放,你們要來,就要付錢!」並講了一個很誇張的數字,我們只能放棄。

「我覺得妳不要騎腳踏車了,就直接騎摩托車吧!」我先生說。
「但我連腳踏車都騎不好,可以騎摩托車嗎?」我擔心地問。
「腳踏車比摩托車還難,相信我!」

從此,我開始「摩托車駕訓」,我先生載我到Fishtail Lodge入口處的車道,那兒車較少、比較方便練習。聽到消息,另兩位喀什米爾友人也加入,太太們練車、先生們八卦、孩子們玩耍,彷彿另類交誼活動。

沒過多久,我先生就鼓勵我自己騎車上路了。我騎行在Lakeside主街、小巷裡,雖說此時車流不繁忙應該難度不高,但我也遇到不少狀況。

有天騎到一半突然想到應該記錄自己的騎乘路線。

首先是沒有紅綠燈。我還記得前陣子台灣停電時,因為紅綠燈停擺造成不少交通事故,但在波卡拉,真的沒有幾座紅綠燈,在我騎車的路段更是完全沒有,在幾個比較大的路口,初學者我看到車來車往,實在抓不準我何時該停、何時該發動。

其次是道路品質。許多地方原本就沒鋪平,很多地方刻意設置了減速丘,許多路口下凹作為水溝,更有些路面不知為何變得坑坑巴巴。有次我從小巷轉入主道路,眼前兩個車道是一大片的凹陷,只有靠近分隔島的半個車道是平的。我試圖要切換車道,但後方一直有汽車、卡車,我實在沒辦法切入,只能減速經過那一大片凹陷路段,於是我整個人彈起再落回坐墊上,嚇得我心驚膽跳。也有一段路錯落著大小坑洞,遠看有如夜市裡的「打地鼠」機台,為了不直接騎過坑洞,不得不練習「蛇行」技巧。

再者就是道路上隨時可能冒出的東西。前面提到沒有紅綠燈,所以時不時就會有車子開出來,也會有行人突然衝過馬路,有次騎著騎著突然衝出兩頭牛。有誰在台灣騎車被竄出的牛嚇到過的啊?!

練習了一段時間,覺得自己比較能掌控了,甚至也好幾次騎了彎來彎去的山路,還正想著等到疫情穩定時我就要去考駕照,沒想到,我陪兒子玩耍時我一腳踩空,扭傷了!

在家休養了一兩個月,接著臨時決定回台,我的考照計畫只能擱置。回台一段時間以後,我終於在農曆年後順利考到駕照。還沒下定決心買車前,為了熟悉上路的感覺以及應變,我有空就騎ubike出去晃晃。

「我在台灣騎ubike很順啊,有點坡度也都騎得動,怎麼在尼泊爾就不行?」我跟我先生閒聊時提到。
「妳那台腳踏車真的很難騎,連我也不太有辦法騎得順。」我先生回答。

厚,那輛車是你選的耶!我一直以為是我騎車技術太差,早知道應該堅持買捷安特!

突然想到要寫這篇封城回憶與學車記錄,是因為個人臉書回顧出現這張照片,是我在Fishtail Lodge前練車時我兒子隨手拍的。誰能告訴我,這構圖是怎麼回事!?

13 May

小一生的尼泊爾分享會

成就解鎖!第一次對小一生介紹尼泊爾就上手!

剛開學時,我兒子的班導在Line群組邀請家長們到班做早自習分享,內容和方式不拘,可以是說故事、做勞作、帶遊戲……。我兒子很想要我去,但我就不會講故事、沒有美術細胞、更是四肢不協調,我能做什麼啊!?

「媽媽,妳不是會去跟大家介紹尼泊爾嗎?妳也可以來我們班上介紹尼泊爾啊!」
「媽媽可以去介紹尼泊爾嗎?別的小朋友的媽媽都是去講故事耶,我怕他們不喜歡我講尼泊爾。」
「媽媽,妳會表現很好的,而且妳可以來好幾次,一次講尼泊爾,一次講印度,一次講喀什米爾,一次講馬來西亞,一次講泰國……媽媽,妳還有去過哪裡?」

我不知道我兒子哪兒來的信心,我還是先挑我比較有把握的尼泊爾來講好了!


坦白說,之所以答應兒子到班分享,我另有目的。

去年9月決定要返台後,我不只一次幻想過小孩因為「不一樣」而被另眼相看甚至被取笑的劇情。雖然情況不嚴重,但小孩確實有在安親班被取笑過,好在老師都很快地處理了、事件暫時告一段落。事後,我深刻地反省,我非常謝謝老師當時出面制止,然而,我覺得我不能要求別人,應該是教導孩子日後如何面對、如何讓自己的心理夠強大。此外,孩子們還小,只是覺得「他怎麼跟我們不一樣」,並不是真的有惡意,於是我想藉由這次早自習分享,讓孩子們了解「他以前不住台灣所以跟我們有一點不一樣」,甚至希望他們覺得「尼泊爾好酷!」

雖然有這樣的理想,但一直以來,我的分享會的對象都是大專院校以上,這是我第一次對小孩介紹尼泊爾,不太確定他們會對什麼有興趣、能聽懂什麼,花了一些時間構思內容與呈現方式。到了分享日的前一週開始製作簡報時,這才發現,這powerpoint簡報超難做的啊,因為才小一,應該要標上注音,雖然word裡可以標注音,但到了powerpoint就會格式跑掉。我只好土法煉鋼,每個注音符號拉一個文字框,所以光是「尼泊爾」3個字就要11個文字方塊、結合群組,再一一微調位置,比我平常做簡報要多花了好多時間。

分享日前幾天,我突然壓力山大,因為別的家長都是講故事、帶遊戲,還會送小朋友們筆記本、貼紙、玩具,我很怕他們對於我這種分享沒興趣,我兒子還鼓勵我「媽媽,妳會表現很棒的!」

終於到了分享日,我的預期跟現場實際情況完全不一樣:

▲我在開場白之後放了一張波卡拉的湖光山色照片,想讓大家說「好漂亮喔」,沒想到有小朋友說「你們住鄉下嗎?」

▲為了增加互動,我設計了一些提問,怕大家不願意參與、現場靜悄悄,買了一些筆記本要鼓勵(賄賂)小朋友回答,沒想到,大家超踴躍的,常常還來不及舉手就有人講出答案了。

▲介紹Dal Bhat,「我都吃3碗飯」、「我喜歡吃辣」、「我夏天都不想吃飯只想吃冰」……小朋友們熱情地跟我分享他們的飲食習慣與喜好。

▲我現場穿紗麗給大家看,希望他們說「好厲害」或「好好看」,但小朋友說的是「好像木乃伊」。

▲我帶了6件披巾,問問有誰想試穿紗麗,沒想到全班女生共十幾個全都舉手,甚至還有幾個男生也想體驗。

一個接一個的「意料之外」接踵而來,早自習時間就到了,我甚至還來不及分享尼泊爾的童玩(是的,我手工製作尼泊爾童玩,一人一個共29個),好吧,看來「超時」這一點就是我的個人特色,不管對大人、對小孩,始終如一!


「媽媽今天表現得好不好?班上同學開心嗎?」下午接兒子時,我迫不及待地問。
「媽媽,妳太厲害了!」

呼~我終於放心了,孩子滿意就好。是說,下次我要分享什麼呢?


7 Apr

我的尼泊爾大哥,Santa Lama

前天看到這則新聞,報導中被總統表揚的主角之一就是我常常說的尼泊爾大哥Santa Lama。

2002年初,我住在奇旺的某間旅館,身為旅行社老闆的Lama正好也帶著日本客人入住,我們於是在庭院裡一起享用BBQ、也閒聊了一會兒。半個月後,我回到加德滿都準備返台,碰巧奇旺旅館的嚮導也到加德滿都探親,在Thamel相遇後,他說「Lama的辦公室就在附近,要不要一起去打個招呼?」

2005年,我到尼泊爾採訪,有天在Thamel走著,莫名地就想轉進某條巷子,覺得其中的某間房子很面熟,我就走了進去,果然,那是Lama的辦公室,他看到我很是驚訝,卻也很熱絡地對著明明沒見過幾面的我叫著Bahini(尼文「妹妹」之意),並請我吃飯。即便他十分忙碌,卻總是惦記著我,深怕背包客我會為了省錢而餓肚子,時不時就找我去吃飯,而當他要去山上勘查咖啡園、進皇宮向國王祝壽等特殊行程,也會邀我一同參加。

一直以來,都是大哥在幫助我、照顧我,直到後來我帶著一組台灣旅客一起造訪尼泊爾,他們很喜歡大哥生產的咖啡豆,於是和大哥合作進口,那應該是第一次我對大哥帶來些益處吧!(雖然幾年後這生意也沒再繼續)

婚後的我定居波卡拉,但只要我到加德滿都,大哥一定想辦法抽空跟我吃飯,不然至少喝杯咖啡。不管見到誰,也總是要跟對方介紹「這是我的台灣妹妹,她是旅遊作家,寫了一本尼泊爾的書,很多台灣人都認識她,很多台灣人旅行時遇到什麼狀況也都找她幫忙。我有次要去台灣之前,才剛申請簽證、還來不及通知她,她就寫信來問我哪天到台灣、在台灣的行程規劃,你說她是不是很厲害!」……總之就是一個勁兒的誇我,還一直介紹我給很多「大咖」認識,曾安排我專訪尼國觀光部長,也讓我數次跟前王室成員吃飯。

雖然大哥總是說我對他有多幫忙(其實也不過就是那個沒幾年的生意),其實他對我的幫助才多呢!大哥總說,他的旅行社向來都是接待歐美和日本旅客,對他來說,我就是聯絡起他與台灣的一座橋樑,所以他非常珍惜這緣份。上個月的20週年講座上,有2位參加者也都因為我而認識Lama,真的覺得這一切都是非常奇妙的緣份啊!

26 Mar

2021.3.25 【從旅人到住民 — Ruby的20年尼泊爾觀察】講座後記

講座的後座力太強大,身體太疲累、情緒太激動,想寫些什麼又覺得無法完整地表達。

剛開始,真的只是隨口說句「20年,好像應該辦個分享會」,訂下時間,咦,怎麼沒幾天就報名額滿了,心想「我連要講什麼都還沒想好,怎麼大家就這麼阿莎力地報名了!?」

原本想說,就隨便講講,啊,不是啦,是把這20年來的照片拿出來分享,光是看圖說故事就很不得了。把特,這就不是「認真魔人」我的風格啊,左思右想,還是訂了一個主軸,希望是有知識性也有趣味性的,這幾天光是各個年代的尼泊爾電影預告與片段,就看了不下百個,再從中選擇適合這次主題的。算了算,昨天的講座簡報裡就有17個影片檔,應該算是夠充實吧!

昨天傍晚提早到場地,一邊測試檔案、一邊跟小蛙老師閒聊。

「20年耶,實在太多東西可以講了,要濃縮在2小時講完也太難了!」
「妳很有可能講到11點吧!?」
「不會不會,我今天會努力控制時間的。」
「妳應該分上下兩集啊!」

我心想「是要講什麼可以講到上下兩集?我想講,人家還不見得要來吧?」

2個小時15分講好講滿,後來發現,其實真的要講到上下兩集也不是不行嘛!

講座的內容是我自己準備的,會勾起種種回憶,是我原本就預期的;而我意料之外的收穫,是來自參加的各位朋友們。

現場有些參加者是之前去過尼泊爾,因為行程規劃而認識,後來也真的成了生活中有交集的朋友;講座前後都有人來找我,「我在某某年去過尼泊爾,因為某某事有找妳幫忙」,而我真的都記得他們(我不是記性好,但跟尼泊爾相關的事我都莫名記得特別清楚);也有人因為我的推薦而和我的尼國友人結識,昨天在現場拍了照片就傳給我的尼國友人說「我跟Ruby見面了」。

回家的火車上,我想,尼泊爾為我帶來好多好多的善緣啊!能夠因為尼泊爾結識,就已經是奇妙的緣份了,沒想到各位還在講座前後特別來跟我相認,甚至還帶了蛋糕、甜點,其中還有我尼泊爾大哥家的咖啡,天啊,真的是滿滿、滿滿的感動!

從昨晚到現在,陸續收到私訊說講座很精采(希望不是客套話),也陸續有人詢問講座中的各影片連結,尤其是原本擔心是我在自嗨的20年前尼泊爾老電影,居然也有同好,這真的也是意外的收穫啊!

「我覺得明天要去你的講座,感覺像是要參加你的婚禮那樣隆重感…滿20週年,是人生大事…」講座的前一天,朋友傳來這樣的訊息。
「所以我現在應該要去翻出只穿過一次的印度訂製禮服嗎?」我歪樓地回答。

現在,我終於了解我朋友的意思了,這場原本隨口說說的20週年講座,對我來說,真的別具意義!

2 Mar

【從旅人到住民 — Ruby的20年尼泊爾觀察】講座

一轉眼,距離我初次造訪尼泊爾已經滿20年了。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當時那個狀況外的旅客居然會從此迷上這個國家,甚至後來嫁到當地生活。

這些日子整理尼泊爾的照片,好多好多的回憶躍然眼前:和尼泊爾高官政要們一起坐在國內線機場貴賓室內,並搭乘同一航班,之後特別安排我專訪觀光部長;路經奇旺鄉間村落,被邀請留宿,晚餐時甚至吸引村民圍觀,眾人提問彷彿記者會現場;參與尼泊爾咖啡產業,造訪咖啡農,和當地婦女一起坐在咖啡工廠地上挑選生豆,也曾登上尼泊爾本地報紙;站在路邊等車就受邀參加婚禮,坐著農耕用的曳引機、和男方親友一起去提親,結果變成女方親友,還跟新娘同步化妝、在田邊拍婚紗照;早上起床發現出不了門,原來是被小偷反鎖在屋內……。

也在整理照片的同時,深刻感覺到我變了,尼泊爾也變了。

曾經,我也是穿著T-Shirt、牛仔褲、剪著妹妹頭的小(?)女生,現在已經是穿著尼泊爾Kurta套裝、出入都被當成本地人免門票的阿姊了;至於這片讓我深愛著的土地,有變,也有不變。

於是,決定在3月的這個晚上,邀請各位一同品嚐香濃的尼泊爾奶茶,聽我談談這20年來的經驗與觀察。

——————————————————————————-

【講者介紹】

◼︎簡如邠
一次狀況外的尼泊爾旅行,從此與南亞結下不解之緣,頻繁地往來印度、尼泊爾十餘年。
畢業於新聞系、原為旅遊記者,總是「職業病」地對身邊的一切充滿好奇、進而研究探索。
長住尼泊爾,是台灣人、印度喀什米爾媳婦、以及混血搗蛋鬼的媽。
・背包客棧南亞版管
・《尼泊爾,玩全祕笈》作者
・臉書:尼泊爾達人Ruby (www.facebook.com/nepal.ruby
・網站:www.rubychien.com

——————————————————————————-

【講座資訊】

・日期:2021年3月25日(星期四)
・時間:晚間7:00~9:00
・費用:350元(3月12日23:59前完成報名與匯款可享早鳥優惠價300元)
・地點:衍聲說藝坊(台北市中正區新生南路一段50-1號7樓,捷運忠孝新生站2號或5號出口,交通方式→https://naturalvoices.tw/about/location/

——————————————————————————-

【注意事項】

・配合防疫,報名時請填寫真實姓名與聯絡方式;若報名後不克參加,請自行找人替補,並於現場報到時填寫實際參加者的資料。
・報到時需測量額溫並以酒精消毒雙手;若額溫超過37.5℃則無法入場(且不退費)。
・現場提供簡單茶水(可自備飲料)與尼泊爾奶茶,並歡迎自備環保杯。
・講座中禁止錄影錄音。
・請全程配戴口罩(飲水時可短暫取下)。

1 Feb

20年,尼泊爾

20年前的這一天,我坐上飛機,當時沒有想到,這將是改變我一生的旅程。

回想起那一趟旅程,坦白說,我從頭到尾都在狀況外。旅伴和我只決定了大致的行程,之間的交通和住宿完全沒概念,正好有朋友介紹在尼泊爾開旅行社的友人搞定了所有交通住宿,原本打算自助旅行的背包客,居然成了有全程包車的偽貴婦。

雖說行前對尼泊爾的概念非常模糊,但我一到尼泊爾,就覺得很舒服、很自在。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我說不上來。

因為當年並不像現在許多旅遊網路論壇,也沒有實用的中文旅遊導覽書,也因為要給自己一個正當理由再訪尼泊爾,於是原本就從事旅遊出版的我決定要寫一本尼泊爾旅遊導覽書。不料,因尼泊爾政局不穩,每次談妥了出版合作、我抵達尼泊爾要開始採訪,就收到編輯捎來取消出版的訊息。

於是,我一而再、再而三地造訪,美其名是為了寫書,說穿了其實「我就是想去尼泊爾嘛!」

有好一段時間,我是很糾結、很痛苦的。老是在台灣工作存了一點兒錢,就跑去尼泊爾花光,回到台灣再重新開始,這樣的循環十分耗損——經濟上、事業上、心理上。好幾次,我下定決心要跟尼泊爾劃清界線,也試著去其他國家旅行,好玩歸好玩,但就是和我在尼泊爾的感覺不同。

「妳上輩子一定是尼泊爾人!」

很多人這麼說,我也真的有一些玄妙的經驗。我清楚地記得,當時我不由自主也不知為何哭泣,問師姊說:「如果我上輩子是尼泊爾人,如果我跟尼泊爾有這麼深的緣份,為什麼這輩子要讓我出生在台灣?」

「老天爺會這麼安排一定有原因,也許就是要妳在這兩個國家之間做些什麼,這就是妳的天命!」師姊說的話,我一直記得,我也一直期許我自己能夠成為台灣—尼泊爾之間的一座橋,讓台灣人了解尼泊爾、讓尼泊爾人認識台灣。

經過20年,我不知道我有沒有稍稍做到師姊所說的「天命」。明明生性低調,卻擔任背包客棧版管、開設臉書粉絲頁,還不時辦講座、活動,也因此被認為太高調而經常遭受惡言攻擊。有時心灰意冷,卻只要收到私訊詢問旅遊資訊,我又坐在電腦前回文了。

20週年的這一天,我沒想到我竟然是在台灣,而且不知道何時可以再回尼泊爾。回想起這20年來在尼泊爾的種種,有太多有趣的、恐怖的、傻眼的、感動的經驗,也看到尼泊爾許多方面的改變,好像也滿值得辦一場分享會跟大家聊聊喔?有興趣的請喊「有!」

最後,祝我自己「20週年快樂」!希望自己能堅持走在這條道路上,也期許能帶更多人認識並且喜愛尼泊爾!

2021.2.1

7 Jan

2020.12.30【台籍媳婦談喀什米爾】講座後記

霸王級寒流到來的這一晚,我們一起聊聊喀什米爾,吃著印度鹹點、喝著玫瑰色的喀什米爾奶茶。

當氣象預報寒流到來的消息,我的心裡很是焦慮,怕大家就決定不來了;沒想到事先報名的各位還是來了,光是這一點就很讓我感動,而且大家都聽得好認真,甚至還有人做筆記,更沒想到大家對喀什米爾奶茶的接受度這麼高,希望大家不是跟我客套說場面話。

不小心講到超時,大家居然不離不棄聽到最後,實在揪感心,而衍聲說藝坊沒跟我收超時費,也真的揪感心。

好多好多的感謝,真的!

我已經在期待下次了,你也是嗎?

祝大家新年快樂,我們明年再見囉!

29 Sep

3735公里的移動-3

回台的過程,就好像闖關遊戲一樣,一關過了才能前進到下一關;只要哪一關失敗了,就得再從頭來過;不過疫情每日變化,若要重來一次,誰知道飛機是否還飛、邊境是否還開。對我來說,這次的闖關遊戲沒有失敗的空間。

9月20日是我最擔憂的一日,因為要去醫院做檢驗。孩子非常害怕醫院,但我又不想把他拐騙到醫院、在他嚎啕大哭之際強押他做檢驗,所以打從決定返台後,我就每日跟孩子溝通,也找了影片給他看,但他還是想到檢驗就嚇得全身發抖。

我對於選擇醫院格外謹慎。首先,封鎖期間我曾為了孩子要打疫苗而不得已前往醫院,發現即便是理應較有防疫觀念的醫院,相關措施也不見得周全;再者,許多尼泊爾人做事較缺乏效率,若無法及時拿到報告那就糟糕了。多方查詢後,篩選出Star Hospital以及Hams Hospital,前者是大約有8成的外國旅客都在這裡受檢,整個動線與流程已相當順暢,報告可以在24小時內取得,缺點則是有時人太多必須久候;後者我只看過一名外籍旅客的親身經驗分享,且8~12小時就可獲得報告,人少且快是優點。考慮再三,我還是選擇了Star Hospital,原因是孩子真的很緊張害怕,若這間醫院的檢驗量大,那麼技巧應該十分純熟。

早上8點出發,旅館老闆親自載我們到醫院。走進大門,前方有一張小桌,必須在這裡登記姓名等基本資料,工作人員會給號碼牌和一張表格,先填寫表格並留意左側櫃台叫號收件,繳交表格、費用(Rs. 4400/人)與護照影本(好在我習慣隨身準備幾份護照影本),等工作人員在系統內建檔後,就可以拿著單據進入檢驗室所在的樓房裡。

進入樓房內,要先在與檢驗室隔著走道相對的房間先排隊,一次只讓一人進入檢驗室,因為我帶著小孩,所以孩子可以跟我同時進入(但仍然保持距離)。這裡是喉與鼻的樣本都採,前者幾乎沒感覺,後者則是會有點兒像是嗆到的刺激感,還不至於無法忍受。輪到孩子,他非常害怕,取咽喉樣本時還有控制住,但棉棒一伸入鼻子,小孩就嚇到大叫,工作人員連忙停下手說「好了」,我也立刻抓起孩子的手,一邊跟工作人員道謝一邊往門外衝。之前我就再三跟他說,千萬不要哭,因為哭了就會擦眼淚,但手上如果有細菌病毒可能在擦眼淚的時候跑到眼睛裡,總算在他大哭之前順利解除了這個狀況。算算我們從抵達到離開醫院,總費時不到30分鐘。

Star Hospital

雖然打從3月以來我沒什麼跟人接觸,我也沒有任何不適,但沒拿到報告之前,心情就是無法篤定,內心小劇場也不知上演過多少套不同的故事了,終於,下午4點一過就收到了簡訊,登入醫院網站查詢,是陰性,呼~~~

其實網站查詢的報告可以直接下載列印,但因為它的格式是要印在醫院信紙上的,所以它的內容什麼都有,就是少了醫院名稱和印章。先前看過旅客分享,有的航空公司接受、但有的航空公司不接受,但偏偏就沒人分享過馬印的經驗(對,馬印辦公室仍然沒有人接聽電話),我不想冒險,決定隔天再跑一趟醫院領取報告。

想起先前有人分享過檢驗報告上的姓名與護照上的拼法有些不同,到了機場被刁難,於是我再仔細核對姓名,發現了還是有些微不同,就是9成正確,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是同一人、在尼泊爾搭乘國內線飛機絕對不會有問題的那種。好吧,拿尼泊爾國內線舉例真的有點兒標準太低,因為姓名只寫對5成、女生寫成男生,也都可以順利搭乘尼泊爾國內線的。

我的名字兩字中間有短橫線「-」,之前曾經在辦理某文件時,代辦者沒有打出短橫線,害得我被退件。這教訓我一直記著,既然都要去醫院領報告了,那就順便請對方改好了。但是,明明都已經把護照影本訂在檢驗單上了,照著打字還是會不一樣,這麼隨興,果然是尼泊爾啊!

9月21日上午9點半,旅館老闆載著我和孩子去醫院拿報告。前一晚我就跟孩子溝通,因為他怕醫院,但我又不能留他一個人在旅館,所以我們一起坐車到醫院門口,我自己下車,他留在車上看卡通。孩子雖然好動,但其實有些怕生,這時我再次覺得我住在這家熟悉的旅館、讓旅館老闆載去醫院是非常正確的選擇,畢竟如果是不熟的司機,孩子怕,我也會怕啊!

到了醫院將近10點,眼前全都是等著要檢驗的人。正好我的朋友也在那兒等待受檢,她說她9點多到,被告知至少要等2個小時,後來她完成檢驗已是中午了,報告則是隔天下午1點以後才收到。也許因為我前一天是一大早就到,所以人比較少吧!

領報告其實非常簡單,到了窗口,讀出收據上的單號,工作人員就會印出了。但我還是排隊等了很久,並不是人多,而是有些人沒帶收據,有些人到了才想到幫人代領再打電話詢問收據編號,甚至有些人根本還沒收到簡訊通知就迫不及待地跑來了,輸入單號找不到檢驗結果,仍鍥而不捨地要工作人員幫忙看看還要多久、或說是會趕不上飛機來不及手術之類的……。

9月22日,班機是下午3:40,我決定中午出發。根據旅客分享,疫情期間要量體溫、核對檢查報告,並保持適當距離,所以速度較慢,原本我都習慣提早2小時抵達機場的,今天決定提早為3個小時。

中午出發,12:15就到機場了,眼前的機場空蕩蕩、沒什麼人,這跟我預期的不同。把行李都放上推車後,帶著孩子正要走進航廈,被航警擋住,「還沒開放」。通常是航班時刻前3小時開放,我帶著孩子在一旁坐著等,但直到12:40也都沒有動靜,航警也不知道何時可以讓我們進去,要我們自己去另一棟樓裡的馬印辦公室詢問。終於,穿著馬印制服的工作人員在1點左右走進了航廈,再過15分鐘航警就示意可以通行了。

首先出示PCR檢驗報告、量體溫,接著就跟往常的報到手續一樣,只是地勤人員似乎花費了更多時間一一核對各項資料。

「妳們要去哪裡?」
「吉隆坡轉機台北,機票已一併附上了。」

馬印目前停飛台北,所以我得分段自行訂票,為了讓他確認我的目的地是台灣,而不是目前不開放一般旅客入境而我又沒有簽證的馬來西亞,所以我事前就把吉隆坡→台北的長榮機票準備好,跟加德滿都→吉隆坡的馬印機票放在一起。

「託運行李呢?行李沒有辦法直掛台北。」
「我知道,我只有帶登機行李。」

拿到登機證後,乘手扶梯上樓,要過移民關,移民官員拿著我的護照和簽證,左翻右看、一臉疑惑,再跟站在他身旁的另一名官員交頭接耳,卻還是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到另一間辦公室找了一位較年輕的官員來,三人又討論了好一會兒,年輕官員把我帶到另一個櫃台。

「怎麼了嗎?我的簽證沒有過期,我很確定。」
「不用擔心,妳的簽證沒有問題,是我們系統的問題,所以需要人工做一些調整,請妳換到那一個櫃台去處理。」

前後一共花了約半個小時,最高記錄同時5位官員在討論我的簽證,我往來尼泊爾這麼多次從沒遇過這種狀況,也不知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過完移民關走到商店區,穿著防護衣的我和穿著雨衣的孩子已滿身大汗疲憊不已,顧不得航警叫我們去做安檢,「我們太累了,先讓我們休息5分鐘。」疫情期間,各商店都沒有營業,我們就這樣坐在商店區的座椅,附近沒有其他旅客,只有工作人員,每個人都盯著我們看,可能是納悶著我們坐在這兒做啥,為什麼還不進候機室。

加德滿都機場空蕩蕩的商店區

根據以往的經驗,商店區的空調較涼爽,候機室比較悶熱;但坐了一會兒,怎麼完全沒有涼快的感覺,既然如此,就不如提早過安檢、進候機室了。坐了好一會兒,我納悶著,怎麼候機室這麼空?其他乘客呢?終於等到登機,坐上接駁車,我一數才知道,原來全機只有7名乘客!真是謝天謝地,只有7名乘客,馬印還願意飛而沒有取消。

加德滿都機場候機室也是空蕩蕩。

到了吉隆坡機場是晚上10:45,而我的長榮班機是隔日中午,我已事先預訂好機場的過境旅館。因為已8個小時沒吃,孩子餓到受不了了,正好遇到一名機場工作人員,他說大部份餐廳都因為疫情縮短營業時間,這時還有開的,就只有我們後方的一間餐廳。先去吃了晚餐,稍稍補充了一些體力,再到過境旅館已是半夜12點,這時發現原來旅館內直到凌晨2點都還有Room Service可以供應餐點,這真是太方便了。

吉隆坡機場的過境旅館

還在加德滿都時,我就已在長榮網站預辦登機、並列印好登機證,所以我只需要在12:15直接到登機門即可。早上起床時,我先透過吉隆坡機場KLIA官網查詢長榮航班的登機門,發現在同一區、距離不遠,即便11:30再出發,時間仍相當寬裕。

再過一次行李安檢進入登機門後,長榮地勤除了要我的護照、登機證,還要求我出示入境檢疫系統的螢幕截圖,發現我不是從吉隆坡出發,問我是否還保留前段的登機證好讓他們做個註記,這都是疫情期間新增的項目。

相較於前一天的全機僅有7名乘客,這一天的班機乘客算是蠻多的。登機後坐定,防疫期間不得隨意更換座位,環顧四周,我所在的飛機中後段算是乘客較少、較空曠的。班機起飛至一定高度後,空服員將一個個裝有麵包餅乾果汁與酒精棉片的不織布提袋送至面前。我原以為大家都會忍著不吃,後來看到好幾位乘客都還是吃了,空服員還會貼心提醒用完餐的乘客將口罩戴上。

班機提早了半個小時抵達桃園機場,準備降落前,機長廣播,最後說了一句「歡迎回到台灣」,這句話有洋蔥,我看著窗外,努力克制著不讓淚水流下。

回家了。

降落後,才開手機,簡訊就到,那是我的居家檢疫申報憑證的連結,這真的太有效率了。點選連結將兩個畫面截圖後排隊過檢疫,也因為一定要有台灣的手機門號,一旁就有電信公司的臨時櫃台供旅客申辦門號,一切都設想得非常週到。

依序排隊,就在快輪到我們的時候,工作人員要我們等等,不讓我們往前,將路線淨空。後面的人有些鼓躁,就在此時,約莫10餘名穿著防護衣、臂上有標記貼紙的旅客在專人帶領下先行通過,工作人員說明「他們是從菲律賓入境的,抵達後進行採檢等手續,已經等了非常久了,現在他們先過」,另一組人又立刻在他們走過的路線消毒,才讓我們的隊伍繼續前進。檢疫這兒其實非常快,只要把護照連同剛才的螢幕截圖交給檢疫人員核對,確認資料無誤就完成了。

原以為入境程序會變得非常複雜費時,結果並沒有,加上我們的班機又提早半小時抵達,深怕已預訂的防疫專車還沒到,結果我們才一出關、到達約定的候車地點,車也到了。

一切都順利得好不真實,直到我抵達居家檢疫的住處,吃完一頓熱騰騰的飯菜,這才終於回過神,嗯,我真的回來了!

這是一趟原本不在計劃中的移動,是一趟不知何時結束的旅程,甚至,有時感覺我人生的道路也許就此轉向。然而,這一路上,好多好多的協助、好多好多的關愛,都讓我滿懷著感動,也讓我的不安逐漸消散,「終究會往好的方向發展的」,我想。

———————————————————-

※後記

因為我在波卡拉時太過焦慮,大概幻想過數十種無法順利返抵台灣的情形;友人說,正是因為我「想太多」,所以我會考慮到很多細節,這也是我實際行程很順利的原因之一。

這篇文章是我寫給自己作為日後回顧的記錄,寫得有些瑣碎是為了不讓自己忘記這中間的每個細節;但顧及有些讀者也計劃返台,希望本文能有些幫助,於是將需要特別留意的項目列出如下:

[PCR檢驗]

・向航空公司確認是否有規定的醫院。
・確認姓名是否與護照一致。
・航空公司的要求是72小時內的,通常檢驗報告會在24小時內完成,但最好還是預留一些延誤的時間。

[航班銜接]

・尼泊爾和台灣之間沒有班機直飛,一定要轉機。訂票時要留意是否為聯程機票、行李能否直掛;如果必須自行分段訂票,那麼有可能無法直掛行李,而且必須自行承擔班機無法銜接的風險。
・如為自行分段訂票,建議在前段航班報到時一併出示後段機票;保留前段航班的登機證,供後段航班備查。

[轉機]

・確認轉機點的相關規定,尤其疫情變化,規定也可能隨時修改,行前再次確認。
吉隆坡機場的規定
・吉隆坡機場KLIA過境旅館Sama Sama Express訂房連結→agodabooking.com(此為一航廈管制區內;另有一間位於二航廈管制區內、一間位於管制區外,訂房前請務必確認)

[入境台灣]

・本國國民不需要PCR檢驗報告,只需要在入境前48小時內上網完成入境檢疫系統的填寫即可。
・為了避免久候,可事先預訂防疫專車接機,不但省時,也可視旅客人數、行李件數與大小而派遣適當的車輛,如帶小孩需安全汽座也是可安排的。

26 Sep

3735公里的移動-2

雨季的普里特維公路一景。

下定決心離開、返台機票訂好,緊接而來的是波卡拉→加德滿都→吉隆坡→台北這一路上的各個環節,每天腦子都停不下來,左思右想著各種可能發生的狀況以及應變方式,還不時穿插著不安、感傷的情緒,連7歲的孩子都學會了「媽媽,妳不想離開尼泊爾喔?」

雖然我原本沒打算離開,但我習慣在各個社團中閱讀各種討論,所以我知道9月1日重啟國際航班後,旅客必須檢附72小時內的PCR檢驗陰性報告。有的航空公司有指定醫院,有的航空公司甚至統一安排檢驗;然而我訂票開票後,並沒有收到任何馬印航空傳來的相關要求。

我的想法是,若馬印航空接受波卡拉的醫院所核發的檢驗報告,那麼我就不用提早太多天前往加德滿都,總覺得待在波卡拉的家中,感染的機會就少了一些。試圖聯繫馬印,但可能這段時間太過混亂,航空公司的人太過忙碌,我打的電話從未獲得接聽。不想冒著任何無法上機的風險,決定還是提早前往加德滿都,選擇較多航空公司所指定的醫院進行檢驗。

9/19  波卡拉→加德滿都
9/20  到醫院檢驗
9/21  取檢驗報告
9/22  15:40班機
行程排定,方向又更確定了一些。

自3月下旬尼泊爾全國封鎖以來,長途交通都是禁止的。國內航線、長途客運全都停駛,私人車輛如有特殊需要則必須到地區辦公室申請通行證。我向以往長期合作的租車公司包了車,並給了機票與護照影本好讓司機先行辦證。

沒想到,9月15日拿到通行證的當晚,尼泊爾政府宣布於9月17日恢復長途交通,也包含國內線航空。

「妳們要不要改搭飛機?」我先生問。
波卡拉—加德滿都這200公里幾乎都是山路,孩子曾經暈車吐了一身,如果能搭飛機當然是最為舒適的。

「停飛了半年,我覺得還要幾天的時間讓一切重回軌道。」

我嘴巴這麼說,心裡其實糾結著,「好不容易有飛機了還不搭,要花那麼多時間坐車、讓小孩暈車受苦,這樣好嗎?」糾結不了多久,因為各航空公司作業不及,真正復飛都在9月21日,我確定趕不上。也好,就當作是老天幫我作決定吧!

9月19日上午10點多,我和孩子坐上車,向我先生、鄰居道別,再看了一眼這充滿回憶的家,想念一家三口在陽台鋪上蓆子、大啃西瓜的夏日午後,想念在屋頂曬著剛洗完還滴著水的長髮的冬季正午,想念我烤了蛋糕送上樓給鄰居、而鄰居則燉了喀什米爾優格羊肉送下樓給我們的禮尚往來,就連7歲兒子和鄰居家2歲妹妹的蹦蹦跳跳吵吵鬧鬧也突然變得可愛而不讓我抓狂暴怒了。

200公里,孩子一會兒吃零食一會兒喝果汁又一會兒喊頭暈要躺在我腿上,讓前一夜失眠的我根本沒機會在車上昏睡。我往來普里特維公路(Prithvi Highway)數十次了,以前沒有深究,但前陣子在寫書時做了很多功課,對於沿途各城鎮、河川、山嶺、橋樑甚至發電廠都有了認識,因此這次再走這公路,眼前的一切不再只是掠過而沒有記憶的風景,而是跟書上的那些文字相呼應,也算是預期之外的收穫吧!

加德滿都←→波卡拉之間的普里特維公路向來是交通要道,以往總是要趕在清晨出發,否則就容易遇上塞車。已開放長途交通的普里特維公路並沒有想像中的繁忙,只有在將進入加德滿都谷地之前的Nagdhunga檢查哨前塞了一段,這兒有警察要求每一台車的駕駛登記姓名、電話等個人資料,較為費時。即便如此,我們在下午4點多就抵達Thamel的旅館,跟往常比起來還是稍微快了些。

這次在加德滿都的住處,是我以前常住的小旅館。我的計畫是,在加德滿都的3天,除了去醫院之外,其他時間都待在旅館房內,原本打算選個設備較好、空間較大的旅館,幾經考慮,我覺得在這時候「安全」比什麼都重要。因為規模小,工作人員原本就不多,尤其在封鎖之後,幾乎都是自己家人在看顧著旅館,除了我之外,旅館只有一名住客,我不用擔心太多人進進出出,也不用煩惱我家的好動兒會吵到其他房客。此外,老闆會自己開車載我們去醫院、去機場,也免除了另外找車找司機的麻煩與人員接觸。

因為不想帶小孩出門到餐館吃飯,我打算都叫外送。這幾年尼泊爾也有了食物外送服務,疫情之下發展更快,只是習慣自己在家煮食的我從沒機會使用,這次也算是個新體驗吧。到了旅館,我先詢問老闆是否接受我叫外送(有的旅館是不願意的,因為希望住客在自家餐廳用餐),老闆說「沒問題,這裡就是妳家!」在這種時候,就是需要這種如家般的自在環境啊!

因為打算除了去醫院之外,3天都不踏出旅館,於是事先下載列印了些著色畫,讓孩子打發時間不無聊。

我在加德滿都的3天一共叫了5次外送,用的都是Foodmandu平台。使用方法其實跟台灣用的Foodpanda和Uber Eats差不多,就是地址要稍微費點心。因為尼泊爾不像台灣只要輸入街道名稱、門牌號碼就好,通常是要找個附近的地標,再用文字說明。於是,我在地址說明欄中寫了旅館名稱與電話,萬一外送員找不到,還能打電話詢問。

其實餐廳的選擇還不少,但我找的都是距離Thamel不遠的餐館,最近450公尺、最遠也僅僅1.2公里。

訂單送出後,外送平台來電:
「您好,收到您的訂單,您要預訂的餐廳是✕✕✕,在Thamel,是嗎?」
「對。」
「您要外送的地址是○○○旅館,也在Thamel,是嗎?」
「是。」

外送平台的人可能想說「這個人也太懶了!」明明就恢復大部份的經濟活動、餐廳也大多正常營業了,我其實只要帶小孩出門走個十幾分鐘就有吃的,大家也都是這樣,有什麼好怕的?就連孩子都說「媽媽,我們可以出門散步嗎,因為我們要離開尼泊爾了。」雖然心頭揪了一下,我何嘗不想走走呢?但我就是莫名地擔憂,不想在這時冒任何風險,只能狠心地拒絕了孩子的請求。

只要我們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地回到台灣,只要疫情趨緩甚至結束,我們就可以再回到尼泊爾,屆時再好好地走走、看看,不是更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