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CHIEN

a writer, a traveler

Month: July 2008

杜兒巴廣場發呆日記

杜兒巴廣場(Durbar Square)是加德滿都市區最著名的觀光景點,這個舊皇宮廣場匯集著許多精采的神廟建築,即便皇室已遷至他處居住,這兒並未隨之破敗蕭條、為人遺忘。不論是清晨開始響起的寺廟鐘聲、汽機車行經的喇叭聲、街邊小販的吆喝叫賣聲……,從早到晚,這兒總是充滿著生氣。

不管什麼時候到杜兒巴廣場,一座座的寺廟階梯,尤其是曬不到陽光的遮蔭處,總是有人們閒坐。雖然我永遠搞不清楚,為什麼這些人不用上班、不用上課,但是,反正我也一樣是閒人,所以就加入「杜兒巴廣場之閒人俱樂部」吧。

在加德滿都的時候,為了「物盡其用」,買了門票後,我就直接去申辦通行證,之後隨時無聊就跑來杜兒巴廣場,總覺得這樣才值回票價。(我這是什麼貪小便宜的歐巴桑心態啊!)

我常常坐在神廟的階梯上,居高臨下,看著廣場上的人與車,或者寫日記,或者純粹發呆,渴了就跟階梯下方的阿桑叫杯奶茶來喝、餓了就向一旁的小販點盤Momo來吃。

2008年的尼泊爾之行(當時我一直認為那是我最後一次來尼泊爾),旅程結束的前幾天,大雨過後,我又來到杜兒巴廣場,心裡默默地跟廣場、跟尼泊爾道別(好啦,我知道很白痴,我很感性的,各位不知道嗎!?)。

接著,我做了一件更無聊的事,拿起相機,調到錄影功能,一邊擦眼淚、一邊擦鼻涕,把廣場的吵鬧景象拍了下來:

另一個角度:

ps.我寫部落格真是愈來愈混了,請不要投訴喲!

【歷史現場】2008.5.28.尼泊爾邁向共和

2008年5月28日,尼泊爾的許多人們都守在電視前或收音機旁,等著從制憲大會傳來的消息,一直到當天夜間十點多,各台新聞都現場直播制憲大會現場,大會主席宣布,在564位制憲大會代表中,有560位同意,廢止君主制,改行共和。

在尚未做出決議前,人們早已迫不及待,等著宣布共和的那一刻。那一整天,制憲大會會場國際會議中心(BICC)所在的Naya Baneshwar區域,大馬路上滿是參與遊行的人群,他們持著布條,大喊共和的口號;而在皇宮前,也有不少人們聚集,等著慶祝新時代的來臨。

5月28日,皇宮前聚集了人群,記者訪問其中一個路人。

5月28日,皇宮前聚集了人群,記者訪問其中一個路人。

 

 5月28日,國際會議中心前的遊行人群。

5月28日,國際會議中心前的遊行人群。

 

5月29日,皇宮前滿是鼓噪的人群,他們除了歡慶共和,還更進一步要求皇宮在降下皇室的旗幟後,換上尼泊爾的國旗,而這一項訴求,直到下午都還未獲得回應,為了避免情緒激動的人們會造成暴動等失控的情況,布署了許多警力於現場,當然也有不少新聞記者、轉播車在這兒做現場報導。

 5月29日,皇宮前大道上的新聞轉播車。

5月29日,皇宮前大道上的新聞轉播車。

 

以下請收看來自現場的畫面:

不過,就在群眾情緒高漲之際,警察開始驅離群眾,那一瞬間有種緊張的氣氛,似乎隨時會演變成警民衝突,請看VCR:

宣布共和後,大夥兒對於國王賈南德拉(Gyanendra)的反應與動向就持續關注,制憲大會要求國王必須於15日內搬離皇宮,那他會去哪兒呢?我原以為他會出走海外,因為他這個不得民心、高傲專制的末代國王,應該會覺得拉不下臉來,要怎麼從一個高高在上的國王,變成一個平民老百姓?但所有當地朋友都跟我說,不可能,因為他在國內擁有很多產業,像是兩間五星級飯店、當地香菸大廠Surya,更別說還有大量的房產、地產,他怎可能放下這些?

5月28日後的數天,都一直沒有國王的消息。我一直嚷嚷著說,要是我,我就會守在皇宮前,想看看他搬家的畫面,但當地人都跟我說,別傻了,這麼不光彩的畫面,怎麼可能輕易讓人看到?再說,皇宮這麼大,出入口那麼多,我要守在哪個門口?

國王還是一直沒露面,只有看到新聞說,官員去訪問他,而他表示會接受制憲大會的決定,只是他們還得尋覓新住處,待找到新居就會搬走。之後又過好幾天,又有一則關於他的新 聞,因為制憲大會決議,在國王搬離後,皇宮將改為博物館,而這則新聞說,國王早就把值錢珍貴的文物一一運出,據說有人看到數輛卡車從皇宮開出,而一些重要 文件檔案也被銷燬,如此一來,即便日後有意將皇宮規劃為博物館,也不見得有足夠且可看的展品,只有皇宮這個空殼子罷了。

總之,國王果然在期限內搬離皇宮,至於皇宮博物館哪時開放?據說要3個月後,也就是在9月中,屆時再看看尼泊爾人是不是真的能這麼有效率地如期開放吧,也看看國王是不是真的把值錢的物品都搬走囉!

 

© 2018 RUBY CHIEN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