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Jul

[奇旺] 那一年,我們一起追犀牛

第一次進叢林,自象背跌落後,看到了小犀牛。

奇旺國家公園是我在尼泊爾的最愛,每次到了奇旺的旅遊巴士站,坐上吉普車前往旅店,揚起的塵土、混合著象糞與牛糞味道的空氣,總是讓我覺得「回家了」。

奇旺是許多野生動物的家,而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亞洲獨角犀牛。

造訪奇旺十餘次,從事了各種不同的叢林活動,當然也就有許多與犀牛接近的經驗。

第一次的奇旺之行,坐在象背上進入叢林,我們的木座架失去平衡,象伕在茂密樹林裡找到一處稍微開闊的空地,要重新固定木座架,大象才剛坐下,木座架整個傾斜,我們全都跌坐在地上。此時,小犀牛出現在附近,象伕擔心犀牛媽媽為了保護孩子而攻擊我們,匆匆忙忙把木座架綁好、要我們立刻出發。

印象深刻的是夜晚住在叢林裡的觀察塔,傍晚時分,黑熊從塔下穿行而過,夜晚聽著各種動物的叫聲,隔天清晨,在觀察塔附近的一處水塘看到5、6隻犀牛。

上星期又跑去奇旺住觀察塔,晚上8點多聽到很大的聲響,原來是兩隻犀牛就在觀察塔下打架、追逐。

也有次,友人騎摩托車載我,路邊的樹叢間有犀牛正在吃草。

坐在摩托車上,路邊草叢裡就有犀牛。

更多時候,是徒步走進叢林,嚮導以其敏銳的視覺、聽覺,找到在水塘裡、草叢間的犀牛,我們放低聲量、藏身樹後觀看;也偶爾為了怕犀牛攻擊而在叢林裡奔跑、爬樹……。

旅客總是想要看到犀牛,那麼,當地居民呢?

有一次,我早上起床,就在旅館大門外看到兩隻犀牛在樹叢間,我大呼幸運,卻見一旁村民一臉苦惱。

奇旺國家公園與Sauraha聚落以河為界,入夜後,不時有動物過河到村子來偷吃農作物。看著辛辛苦苦種的農作被動物吃掉,居民們總是免不了心疼。為了保護農作物,從前,居民們在田間搭起簡易的觀察塔,入夜後到塔上守著,只要看到動物,或以手電筒照射,或發出聲響嚇跑他。

有一晚,我在旅館聽到超大聲響,看著旅館員工都往外跑,我也忍不住跟去。就這樣,在冬夜裡,在濃霧中,我們一群人敲鑼打鼓趕跑了犀牛。

現在,聚落裡的觀察塔已經愈來愈少,改以電網取代了,所以「趕犀牛」這活動恐怕無法再有機會參與了。

的最愛,每次到了奇旺的旅遊巴士站,坐上吉普車前往旅店,揚起的塵土、混合著象糞與牛糞味道的空氣,總是讓我覺得「回家了」。

奇旺是許多野生動物的家,而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亞洲獨角犀牛。

造訪奇旺十餘次,從事了各種不同的叢林活動,當然也就有許多與犀牛接近的經驗。

第一次的奇旺之行,坐在象背上進入叢林,我們的木座架失去平衡,象伕在茂密樹林裡找到一處稍微開闊的空地,要重新固定木座架,大象才剛坐下,木座架整個傾斜,我們全都跌坐在地上。此時,小犀牛出現在附近,象伕擔心犀牛媽媽為了保護孩子而攻擊我們,匆匆忙忙把木座架綁好、要我們立刻出發。

印象深刻的是夜晚住在叢林裡的觀察塔,傍晚時分,黑熊從塔下穿行而過,夜晚聽著各種動物的叫聲,隔天清晨,在觀察塔附近的一處水塘看到5、6隻犀牛。

上星期又跑去奇旺住觀察塔,晚上8點多聽到很大的聲響,原來是兩隻犀牛就在觀察塔下打架、追逐。

也有次,友人騎摩托車載我,路邊的樹叢間有犀牛正在吃草。

更多時候,是徒步走進叢林,嚮導以其敏銳的視覺、聽覺,找到在水塘裡、草叢間的犀牛,我們放低聲量、藏身樹後觀看;也偶爾為了怕犀牛攻擊而在叢林裡奔跑、爬樹……。

旅客總是想要看到犀牛,那麼,當地居民呢?

有一次,我早上起床,就在旅館大門外看到兩隻犀牛在樹叢間,我大呼幸運,卻見一旁村民一臉苦惱。

奇旺國家公園與Sauraha聚落以河為界,入夜後,不時有動物過河到村子來偷吃農作物。看著辛辛苦苦種的農作被動物吃掉,居民們總是免不了心疼。為了保護農作物,從前,居民們在田間搭起簡易的觀察塔,入夜後到塔上守著,只要看到動物,或以手電筒照射,或發出聲響嚇跑他。

有一晚,我在旅館聽到超大聲響,看著旅館員工都往外跑,我也忍不住跟去。就這樣,在冬夜裡,在濃霧中,我們一群人敲鑼打鼓趕跑了犀牛。

現在,聚落裡的觀察塔已經愈來愈少,改以電網取代了,所以「趕犀牛」這活動恐怕無法再有機會參與了。

農田間的簡易觀察塔,現在已愈來愈少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