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o Dai, Santa Lama

前兩天,收到了一封從尼泊爾來的賀年卡,是我的尼國大哥Lama寄的。說起我這個尼國大哥,所有認識他的人,都會豎起大姆指說「他真是好人!」

Lama是旅行社的老闆,當初會認識他,是因為我在奇旺住的地方,正是Lama常合作的旅館,僅此而已。之後,我帶朋友去尼泊爾,就請Lama安排行程,其實這時我跟他也只有兩、三面之緣的交情吧,面對我們一再殺價,他也只是笑笑地說「那就算給Ruby的特別折扣」。而像他這樣的大忙人,居然只要我們在加德滿都,他就天天早起到旅館陪我們吃早餐,甚至還排了一個下午陪我們逛菜市場。

因為我在奇旺的朋友實在太多了,只得把朋友託給導遊帶、自己先到奇旺去,Lama出錢替我買好了Greenline的車票。早上7點,我在飯店大廳看到Lama,他要送我到車站。我說,「你不用親自來送我啊,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如果不放心,派員工來就好了啊」,但Lama堅持,我是他朋友、是他妹妹,他一定要親自來一趟。

當我和朋友們從奇旺、波卡拉再回到加德滿都後,朋友只是隨口說了句「奇旺的舞蹈秀真是簡單」,Lama馬上打了通電話,接著就說晚上帶我們去一家有舞蹈表演的餐廳,請我們吃飯。

一直到了要離開尼泊爾的前一晚,Lama對我說,他的旅行社向來都是接歐美團和日本團,這是第一次帶台灣人。對他來說,我就是聯絡起他與台灣的一座橋樑,而我所帶來的朋友,對他來說格外珍貴,也就因此,他對她們,是以對待朋友的方式,而不只是做生意。

2005年,我再到尼泊爾,又憑著印象自己找到了他的辦公室,再次當不速之客。這時的Lama比起三年前更加忙碌,常不在辦公室,即便如此,Lama仍一直惦記著我這個來自台灣的妹妹,喬出時間跟我吃飯,而當他要去山上勘查咖啡園、進王宮向國王祝壽等特殊行程,也會邀我一同參加。

每每與Lama吃飯,他便會擺出老大哥的姿態,關心我的生涯規劃,也常問我,這麼喜歡尼泊爾,有沒有想過要做些什麼,或者,若我想移居尼泊爾,他也替我想辦法;有時,我在尼泊爾受了委屈,Lama安慰我說,沒關係「Dai is here」,更是讓我感動得不得了。

我常有事沒事,順路就跑去Lama辦公室,其實是為了來喝咖啡。Lama在幾年前開始發展咖啡事業,是尼泊爾的第一家咖啡公司。曾有一次,我在Lama辦公室,正巧有人來拜訪他,談了許久,我偷聽他們的談話內容,應該與咖啡有關,他們向Lama請教咖啡的種植環境、方式以及烘培的技巧。原來,那些人是地方政府官員,也想輔導當地農民種植咖啡,因此來向Lama請益。

↑Lama家的咖啡Everest Coffee 


在尼泊爾的報紙上,曾有一篇報導,是說咖啡事業對尼泊爾鄉間經濟的正面影響,不僅農村經濟獲得改善,也讓婦女們有了就業的機會。Lama說,一開始他們在鼓勵農民種植咖啡時,大多農民根本不知咖啡為何物,也心有存疑;現在,有不少農民想改行種咖啡,要到銀行去貸款時,銀行就會找Lama,而他只要允諾保證收購、表示農民屆時得以回收,就可取得貸款。之後,Lama也會派人去指導種植的各項技術,讓那些農民可以安安心心種植咖啡。

Lama的咖啡事業在這兩年發展有成,標榜種植於喜馬拉雅山區、有機純天然,很受美國、日本市場歡迎,Lama也在當地的商展中,特別受到國王的關注。

Lama常跟我說,希望有機會,可以帶我和我的朋友們到他的老家,體驗尼泊爾的傳統鄉間生活。Lama在幾年前曾經推過這樣的行程,帶遊客到他們老家去,沒有冷氣、極少電器、屋內沒廁所的傳統鄉村生活,對於很多歐美日本遊客來說,是很具吸引力的。可惜,這幾年尼國局勢動盪不安,為免遊客在偏遠鄉間遭遇毛派,所以暫停了這個行程,不然我還真的滿想去體驗體驗的。


※註

「Mero dai」是尼泊爾語「我的哥哥」之意。


◆延伸閱讀

我的尼泊爾大哥,Santa Lam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