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705-0

一如往常,吃完早餐、寫完一篇數獨後,我從住處散步到Lakeside的大街上,但今天的街上不太一樣,常去的那家麵包店前聚滿了人,還有好幾個巨大的銀色板子一字排開,一問之下,原來是有人在拍電影裡的歌舞片段,我馬上拿出記者的精神抓起相機就往人群裡衝去,硬是擠到最前排猛按快門。

湖區大街上,電影的歌舞片段。

湖區大街上,電影的歌舞片段。

 

這部電影名稱叫Hami Sathi Bhai,意思是「我們都是朋友」,最開始是女主角的獨舞,她穿著短上衣、熱褲和皮靴,音樂一放,女主角一邊對嘴、一邊擺動著身體;之後,場景稍稍移動到麵包店門口,男主角也加入,不知是導演突然瞥見冰淇淋店而臨時起意或是早在盤算中,導演現場買了一個冰淇淋,男主角拿著冰淇淋一會兒左、一會兒右,就是讓女主角吃不到,光是這個芭樂橋段就進行了好一陣子,結果冰淇淋整坨應聲掉在地上,我真是忍得好辛苦才沒笑出來。(內心OS:請先去跟土耳其冰淇淋小販學學再來好嗎?)

看到沒,冰淇淋才是主角喔

看到沒,冰淇淋才是主角喔

 

在芭樂橋段進行的同時,我觀察整個劇組的運作,一首歌區分成許多段落,每個段落拍攝前,先有一男一女2名舞者先行示範,播放音樂、所有在場的人幫忙倒數拍子後,正式拍攝,導演如果不滿意會吹哨子喊cut,有時甚至會親自下海示範,架勢十足,而每個段落間,小弟會拿著鏡子和粉撲上前替男女主角補妝,說起來其實陣仗不小、分工細密。

很愛吹哨子的導演

很愛吹哨子的導演

麵包店前的段落拍攝結束,場景要移到店內臨湖的庭園用餐區,原本在大街上湊熱鬧的路人甲乙丙丁一哄而散,另有一批工作人員開始忙著搬動一個個超大的反光板、拆卸攝影機用的軌道,再到庭園重新組裝,大夥兒忙碌得不得了,我還在一旁想說,不知可不可以跟著進庭園看熱鬧呢,負責掌鏡的攝影師突然朝我走來,用英文問我會不會說英文、是哪裡人、覺得尼泊爾電影有趣嗎……,當我回答說我還曾進電影院看過3部尼泊爾片呢,攝影師很訝異,邀我一整天都跟著他們拍攝。攝影師相當注意我的舉動,只要我稍稍走開,他就會趕緊過來再提醒說「今天要一整天跟著我們喔」,而在重新整理場地的時候,不但要負責茶水的小弟也送茶給我喝,還介紹導演、各個演員給我認識,一旁的人都納悶地看著我,似乎在想「那個外國人到底是誰啊!?」

穿襯衫那位就是邀我共進晚餐的攝影師

穿襯衫那位就是邀我共進晚餐的攝影師

 

粉已經很厚,但還是要一直補妝

粉已經很厚,但還是要一直補妝

 

播放音樂的工作人員

播放音樂的工作人員

 

男女主角在庭園裡的舞蹈畫面

男女主角在庭園裡的舞蹈畫面

 

攝影師說,在餐廳拍攝結束後,他們要到另一個地方拍攝,我可以搭他們的車一起去,之後再送我回來,我當然是滿口答應啊,就在回住處拿相機電池和記憶卡時,巧遇朋友和他提起這件事,被狠狠罵了一頓,我一個女生怎麼這麼沒危機意識,也不知人家要去哪拍片,萬一被載去什麼荒郊野外怎麼辦?我想想也對,上回我也是這樣沒神經地上了迎親隊伍的車,被載到完全不認識的地方,最後雖然有好心帥哥騎摩托車載我回Lakeside,但我可是沿途都繃緊神經、深怕一個不對勁我就得跳車,再說我也拍了不少照片,再拍也差不了多少,就回頭跟攝影師藉口說我另有約,沒法跟著去另一個地點。攝影師說,那麼他大概6點回到這兒,希望我能跟他吃個晚餐。

晚上6點,我依約到餐廳,但攝影師還沒到,一個人站在門口又引來很多人注意,我決定到不遠處的朋友店裡等他們回來,也隨口跟朋友說起這個晚餐之約。為了這件事,我那嘴碎愛說教的朋友又嘮叨了許久,他說那攝影師並不是應我要求才跟我碰面,他會主動邀請我,肯定動機不單純,更不可能是找我當明星,畢竟我長這樣子,頂多跑跑龍套、當個丑角罷了。我在想,要跑龍套、當丑角,那也應該要去印度寶萊塢,至少錢比較多、曝光率高,在尼泊爾怎麼會有好發展呢?

呵呵,精彩的來啦,我拍了影音檔給大家笑笑,請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