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ar

拉普提河畔的美麗夕陽

040301-1-copy

朋友Mina開的旅館,就在Rapti河畔。一天下午,來到她的旅館和她閒聊,聊著聊著,光線柔和了、天氣微涼了,抬頭一看,夕陽將原本澄澈湛藍的天空,映照出深淺不一的紅黃色彩……

Mina的先生面帶微笑說,「這裡的夕陽很美吧!我們每天都坐在這裡看夕陽,每天的夕陽都不一樣,但是都很美,怎麼都看不膩。」

我也很愛這裡的夕陽景致。在一整天的Jungle walk後,傍晚時分,終於離開叢林、來到開闊的河灘沙地,來不及搭船回到對岸欣賞夕陽,於是,我們就回過頭,看到一枚又紅又圓又大的太陽,就掛在樹林的上緣,緩慢地下降、隱沒於樹林裡;住在奇旺近一個月的時間裡,常常每天就只是在村裡散步閒晃,下午時來到Rapti河邊的bar,一邊喝香濃的熱奶茶、一邊聽店家所播放的音樂、一邊看看書或寫寫東西,這樣的悠閒一直延續到日落時分,我看著滿天霞彩,也看著下了班、下了課的人們背著書包、牽著腳踏車,乘著獨木舟要回到位於對岸的家。(註)

在許多地方看過夕陽,卻唯獨Rapti河畔的夕陽教我最難忘。也許是因為,在其他地方所見的夕陽,雖然也美,卻靜得有種冷傲的距離感;然而在奇旺,這兒的黃昏多了「人」的元素,對我而言,不僅沒有破壞夕陽的美感,反而使其增色不少、更有韻味。

040301-3-copy

 

*註:Rapti河北岸的Sauraha,是餐廳、旅館聚集的地區,沿著河岸有幾家bar,以絕佳的夕陽景觀著稱;對岸則屬國家公園的範圍,園區內也有幾個村子。根據規定,天黑後便不准進出園區,因此傍晚時,趕在時限內進出的人們特別多。不過,這一兩年,為了園區內居民的安全考量、也便於園方管理,已陸續將園區內的村子移往村外。

8 Feb

油菜花田間的歡愉笑顏

040208-5-copy

台拉河(Terai)流域的奇旺地區,在油菜花開季節份外美麗。

就在一個美麗的季節,我受邀參加村子裡的一場婚宴。婚宴的主角是兩姊妹,不久前結婚,這天帶著新婚夫婿回到娘家,宴請村裡友人與家族親友。姊姊是相親結婚,丈夫是腳踏車店的小老闆,看起來一副老實樣;妹妹是戀愛結婚,丈夫是曾離過一次婚的時髦小男生,原本在村內打零工,後來跑去印度當廚師。妹妹的婚姻原本遭到父親的極力反對,但拗不過她執意要嫁 ,終於要為她辦婚宴,也象徵著父親對這門婚事的認可。

在晚上進行的婚宴,除了親人,幾乎全村人都到齊了。就在婚宴尾聲,主人因為赴宴人數太多、深怕對我招待不周,於是邀我隔日再訪,而我也允諾屆時為他們拍些照片。

妹妹與夫婿的合照。從我一到她家,這對新婚夫妻就一直嚷著要照相,而實際上,他們也是照得最多的,從照片中,完全能感受到他們的甜蜜。在眾多照片中,我最喜歡的是偷拍的、最下的這張,表情百分百自然。

040208-2-copy

040208-3-copy

 

 
相較於妹妹這對的濃情蜜意,姊姊這對就顯得十足正經八百。

040208-4-copy

 

 

10 Dec

人氣指數NO. 1

031210-3-copy
這是我最喜歡的照片之一,是不是很像家族合照?

 

在尼泊爾,我幾乎要以為自己是人氣指數NO.1的偶像明星了!

在我住的旅館附近閒晃,雜貨店的老闆娘看到我,就馬上跑出來跟我說話,然後,就要求照相,我以為是要我幫她照相,「不,我是要跟妳合照。」她極度興奮地拉著我合照,要我將照片寄回,「我要把這張照片貼在牆上」,她說,她曾在我住的旅館裡看過我的照片,就一直想要跟我合照……

031210-1-copy
雜貨店老闆娘說要跟我合照,一堆鄰居也來湊熱鬧。

 

看過我的照片,真是夠了,是誰做的好事?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發現,尼泊爾的人們真的很喜歡跟我合照。

在朋友的遠親家裡叨嚘了一碗泡麵,離開前,拉著我在家門,合照;去遠方的村子裡參加慶典,在朋友的朋友家裡過了兩夜,道別時,一家大小盛裝,合照;朋友的朋友的同事硬是留我在他家吃午飯,吃飽喝足,合照;朋友的朋友的阿姨看到我從她的油菜田前經過,停下工作,合照;朋友的朋友的嬸嬸替我換上沙麗禮服,畫上標準的尼式濃妝,合照;參加只有一面之緣的朋友的弟弟的婚禮,新娘子替我上妝,拉著我一起拍「婚紗照」,而村子裡的小女生則說我跟她的二妹長得很像,三姊妹加上我,合照;參加另一場婚禮時,兩個高中女生主動來跟我認識要當朋友,合照;到朋友家裡作客,家裡的每個人、每個角落都不放過,更別說還有一群大陸遊客排隊爭著跟我合照的空前盛況了。

我就是在這兒叨嚘了一碗泡麵。後來我才知道,阿姨原本不太願意讓我進房子的,因為她覺得自己太黑、太醜,房子太小,不好意思讓我看到。
我就是在這兒叨嚘了一碗泡麵。後來我才知道,阿姨原本不太願意讓我進房子的,因為她覺得自己太黑、太醜,房子太小,不好意思讓我看到。

 

穿著紗麗、畫上尼式濃妝,留下一張我自己也不太敢看的照片。
穿著紗麗、畫上尼式濃妝,留下一張我自己也不太敢看的照片。

 

等等,倒帶,第一個要求跟我合照的雜貨店老闆娘說,她曾在旅館裡看過我的照片,這是怎麼一回事?

果然,在奇旺旅館的員工宿舍裡,看到去年我們和他們的合照,而同樣的場景,也在其他地方上演。

我到波卡拉去找我的登山嚮導朋友,一到他家,他的媽媽說,「妳比照片裡要瘦哦!」照片?嚮導房間的牆上、櫃子,都是我們去年的照片,咦,他帶過那麼多的遊客,怎麼就只有我們的照片呢?

我找不出任何解釋,管它呢,反正難得成為人氣偶像,騙騙自己、過過癮,也好。只是,我開始擔心,明年,我會在什麼情況下看到這些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