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Jul

[奇旺] Kathar村落民宿體驗

看到臉書的動態回顧,想起去年有個這麼難忘的體驗。

去年7月,我到奇旺突擊檢查兼度假。那天早上,旅館因調整電力系統而斷電2小時,他們特別選在客人都在外面從事叢林活動的時段施工,偏偏我說我要下午4點才去Jungle walk,旅館經理擔心我沒冷氣吹,問我要怎麼辦。

我立刻打電話給朋友,要他騎摩托車載我去鎮上喝咖啡。

「妳怎麼愈來愈年輕?」
「因為我剛度假回來啊!所以,你說說,你是不是該讓你太太放假?」
「她一直唸說要去波卡拉找妳啊,說如果我們沒空帶她去,只要跟她說妳的店在哪裡、店名是什麼,她要自己坐車去找妳。」

朋友的太太根本沒有獨自離開過奇旺,她這麼喜歡我、想見我,甚至敢「冒險」自己坐巴士去外地,還真讓我受寵若驚。

「妳午晚餐不要回去旅館吃,在我們家吃,我載你去個很棒的村落。」
「可是我必須回去吃啊,那是我的工作,我要看旅館餐點好不好。」
「那明天?」
「明天一早我坐巴士回波卡拉。」
「巴士票可以改期,我可以打電話幫妳改,這很簡單。這樣的話,我明天立刻讓我太太放假,帶你們一起出去玩。」
「真的?」

我立刻傳訊息給我的票務,將巴士票改成延回一天了。

# # # # # # # # # #

隔天一早,朋友叫了嘟嘟車到我的旅館接我,載著我前往他太太的娘家,同行的除了他的太太,還有他5歲多的孫子。

朋友太太的娘家在Kathar,是Sauraha東邊約13公里處的村落。嘟嘟車在鄉間小路左彎右拐,最後在一棟平房前停下。屋內的人走到門外,又驚訝又熱情地跟我們打招呼,拿起我的行李往屋裡走,穿過屋子,後院又有一間獨立的小屋,就是我今晚的住處。放下行李,孩子在我房間的繩床玩耍,他的年紀跟調皮都跟我兒差不多。

我住的房間是獨立的小屋,屋外牆面上還有以手掌彩印裝飾。
小朋友繩床上玩耍。
房間簡樸但舒適。

接著,他太太帶著我去拜訪她的親戚,她一共有8名兄弟、5名姊妹,每到一站就得自我介紹一次。雖然我的尼語不輪轉,但講得坑坑巴巴更有「笑」果。

朋友的太太跟家人聯絡感情、我則用破尼語外加傻笑娛樂大家,「巡迴演出」幾站之後回到其中一名親戚的家,我的朋友已在那兒等我。

跟著朋友的太太去拜訪親戚。
雨中的村落。

「午餐準備好了,快點來吃吧!」

午餐是鴨肉Dal Bhat。打從我一到Kathar,就見到家家戶戶院子裡都養鴨,朋友說,鴨子可以賣得好價錢,所以這邊大家都養鴨。

「妳需要湯匙嗎?」女主人問。
「不需要。」

我接過水罐,沖洗右手,走進屋內,席地而坐,熟練地用手抓飯入口。

————回憶往事分隔線————

18年前,我在奇旺從事兩天一夜的Jungle walk,從Sauraha穿過叢林到另一頭的村子,隔天再回Sauraha。嚮導有位親戚就住在那個村子裡,親戚看到我們,熱情地招呼要我們留宿,那是我第一次住在當地人家。

晚餐時間,我坐在地板上,第一次挑戰用手抓飯吃,結果掉回盤子裡的飯比吃進嘴裡的要多。我忙亂地試著把手上的飯送入口中,女主人微笑地盯著我看,我有些不好意思,這才發現,看著我的不只女主人,屋外還擠滿了觀眾。

村子裡難得來了外國人,消息早已傳遍,大家都跑來看外國人長什麼樣,甚至在屋外辦起小型記者會。

「妳是哪一國人?」
「妳講什麼語言?」
「妳住的房子是什麼樣的?」
「妳有幾個爸爸幾個媽媽幾個兄弟姊妹?」
「妳有上學嗎?」
「妳們那邊也吃飯嗎?」
「妳們那邊也吃肉嗎?」
「妳們那邊小嬰兒也喝奶嗎?」
……

各位請冷靜,我只是外國人,不是外星人啊!

————回到現實分隔線————

午餐後下起大雨,朋友說,等雨勢緩和再出門,讓我先回房休息。我所住的房間牆壁是由象草、泥土、牛糞築成,雨勢太大導致牆面濕成一片,只好躺在繩床滑手機!

兩個小時後,雨勢稍緩,我們出門喝下午茶。鄉下地方的下午茶,就是在簡樸的小店裡吃咖哩角(Samosa)配奶茶。我向來最喜歡這種小店的奶茶,在我的經驗裡,小店甚至攤販的奶茶都比裝潢現代明亮的餐廳的奶茶來得香濃好喝啊!

小店的奶茶才是王道!
鄉下地方的下午茶,吃得不是蛋糕、鬆餅,而是Samosa咖哩。
吃得多香啊!

「現在雨比較小了,要走走嗎?」朋友問。
「當然要啊!」我開心地回答。

Kathar是個很平凡的塔魯族(Tharu)聚落,大多居民仍以農牧為生。漫步村落,道路兩旁大多是農田、平房,也有一些傳統的塔魯族象草屋。

「再過幾年,這些象草屋可能都沒了。」

象草屋維護不易,很多人都想蓋磚造樓房一勞永逸,而且以前每年國家公園管理單位會在特定時間開放村民採收象草,但這些年限制愈來愈多,以免不肖人士進入叢林危害動植物生態。

傳統塔魯象草屋,外牆還有立體紋飾。

這個再平凡不過的塔魯族農村在近幾年偶有外國旅客造訪,原因是「社區民宿(Community Homestay) 計畫」的引進。為了提供外國旅客更舒適自在的住宿環境,有關單位提供經費補貼興建內附衛浴的客房,像我住的房間就是在屋主後院另外興建的獨立小屋,應該稱得上是民宿中的豪華客房了吧!社區民宿的收入也有部份用於社區發展,像是公共衛生、教育等方面。

才逛一會兒,雨勢又變大變急,我們只能快步回到住處,聽著滂沱雨聲、看著滴入房內的雨水,真有些擔心哪兒會有洪災或坍方。果不其然,手機收到簡訊,是尼泊爾官方傳來的洪水警報。

洪水警報。

整夜聽著雨聲,時急時緩,內心十分不安,深怕一覺醒來外頭成了水鄉澤國,擔心某處發生了嚴重災情,也害怕從奇旺回波卡拉的山路坍方……於是幾乎徹夜未眠。

窗外微微地亮了,清晨6點多,朋友確認我已起床,也確認嘟嘟車已在路上。梳洗過後,跟民宿主人道別,坐上嘟嘟車往Sauraha前進。快抵達Sauraha的巴士站時,我已離情依依;嘟嘟車停在我要坐的巴士旁,司機大哥把我的行李交給巴士的小弟,我跟朋友與他的家人擁抱道別,淚水已止不住。

離開前在民宿門口合照。

在疫情尚未穩定的今天,回想起去年此時的Kathar民宿體驗、那真誠可愛的人們,真是無限想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