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Feb

[奇旺] 走出叢林的那一刻,我幾乎熱淚盈眶

這趟讓我滿滿感動的Jungle Walk過程中,我們遠遠看到犀牛泡水。直到現在,看著影片,聽著叢林裡的聲音,還是覺得非常美好。

造訪奇旺有數十次了吧,大多的叢林經驗都是覺得開心、有趣的;然而,去年11月底的奇旺之行,卻有種前所未有的感動,我不確定日後還會不會有這樣的心情,於是很想好好地記錄下來。

有看過我寫的舊文 [心情記事]水逆懷舊之奇旺(Chitwan)差旅 的朋友就知道,奇旺是我跟尼泊爾產生連結的起點,要不是當年的生態嚮導Chandu帶得太好,我的旅伴也不會拉著我在幾天後從波卡拉回到奇旺、不到兩個月又從台灣再來一次。如此瘋狂的行徑,牽起了尼泊爾和我之間的不解之緣。

也許正因如此,我對奇旺總有一份特殊的情感。許多旅客看了我的網路直播,或是跟我聊起奇旺,看我講得眉飛色舞、欲罷不能,總是問我「妳很喜歡奇旺?」

是啊,我愛奇旺,所以私心希望大家也能跟我一樣體驗到奇旺的迷人之處。人們總說,「奇旺」是「叢林之心」;我則認為,奇旺的靈魂在於叢林,而叢林活動的靈魂就是嚮導。

奇旺是國家公園,而不是野生動物園,正因所有的動物都是野生的,人們無法預知什麼時候在哪裡會遇到什麼動物,這種不確定性,增加了叢林活動的刺激感。好的嚮導之所以重要,不僅因為他可以在毫無指標的叢林裡找到路徑,也能在行走的過程中憑藉過人的視覺聽覺與嗅覺察覺附近的動物,更要判斷在什麼情況下接近動物,什麼時候需要以及如何避險……

然而,即便再資深的嚮導也無法保證一定能帶你看到犀牛老虎,但我覺得重點不是有沒有看到什麼動物,而是在尋找動物的過程中,如何認識、體驗、感受自然。

雖然嚮導扮演這麼關鍵的角色,但我這十幾年來進叢林數十次,卻明顯發現嚮導素質的差異。

記得有次跟一名叢林嚮導聊天,提及我第一次的叢林體驗是Chandu帶的。

「噢,那他一定立下了超高標準吧!」

完全正確,就是因為他,才會讓我發現嚮導素質落差很大,也很容易覺得其他的嚮導不夠好。

有次我和朋友一起去Jungle Walk,嚮導全程講話不超過5句,原因是他覺得我應該全都知道,不需要再解說了。哈囉,這位先生你有事嗎?有嚮導證的是你不是我,領薪水的是你不是我,還是你今天的薪水要分我?

有次Jeep Safari,隨車的嚮導不知是沒發現動物還是看到了但不想講,好在車上有一位旅客曾經是奇旺的叢林嚮導,他到國外工作後帶外國朋友來奇旺玩,所以都是他發現動物並解說的。

更多時候,我會覺得嚮導只是把我帶到叢林裡去走路,依循既定路線走一圈就是了,不會試圖去找動物,而途中如果運氣好看到動物就會介紹說「這是○○○」,僅此而已。

那不然呢?

我來說說我這次的叢林體驗好了。我其實是來突擊檢查一家旅館的,旅館、嚮導事先都不知道旅客其實就是我。當我到了奇旺,嚮導Chandu發現是我,就立刻更改了既定的計畫。

「下午我帶妳去另一個地方”散步”,不要再去大象飼育中心(Elephant Breeding Center),妳去過太多次了。」
「散步?」
「對,散步,那邊也有一處象棚,但不是Elephant Breeding Center,然後我們沿著河邊散步,有時在河邊可以看到動物來喝水。」
「可能會有動物?那我就得換衣服囉……」我看著我的紅色褲子。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十幾年前朋友和我第一次到奇旺,Chandu提醒我們,為免動物受到驚擾,進叢林要穿著暗色系的衣服,也不要擦香水,我至今仍清楚記得他的行前說明。之後這些年,幾乎沒見過其他嚮導說過類似的話,每次進叢林,看到旅客穿著大紅、螢光色系,我都忍不住想著「你們是怕動物看不到你們嗎?你們的嚮導都在做什麼!?這是攸關生命安全的啊!」

# # # # #

午餐後,我換上暗色系的衣服,接駁的嘟嘟車(Auto)從社區森林(Community Forest)邊的旅館出發,我們首先參觀了Wildlife Display and Information Center,在小小的空間裡,展示了奇旺地區的各種動物標本,以台灣的標準來看,這展示室真的不怎麼樣,標本也做得不是很好,但也許是因為我在尼泊爾待久了、標準明顯降低,也許是因為來過奇旺太多次、有許多看過的和一直沒機會看到的野生動物,所以在每一個標本前都停下腳步,不時還會跟嚮導討論各動物的習性、現況。

Wildlife Display and Information Center

離開展示館不久,我們經過象棚,然後走進大片草叢。11月底已有許多從西伯利亞前來度冬的候鳥,鳥況十分豐富,Chandu一一介紹各種鳥類的名稱與習性,他甚至還會學某些鳥類的叫聲,就這麼跟鳥「對話」起來。突然,Chandu領著我轉往另一方向,果然看到一隻正在泡水的犀牛。

我們的「午後散步」

「想靠近一點看嗎?」

我們穿過草叢,近距離地在河岸邊看犀牛,看了好一會兒,心滿意足地離開,又遇到正要回象棚的大象,還有一些梅花鹿。

泡水的犀牛
到叢林裡帶回自己的食物的大象。
梅花鹿

這是所謂的「散步」,合理嗎?我們甚至沒有離開聚落太遠耶!

# # # # #

第二天才是叢林活動的重頭戲,因為我不想騎大象也不想坐吉普車,加上我此行的目的其實是勘查旅館,所以要回旅館吃午餐而不能走全天的Jungle walk,於是Chandu提議早上、下午各一個Jungle walk,走不同路線,讓我比較兩者的異同。

「早上的Jungle walk,我們最後得要自己涉水過河,沒有獨木舟可坐,妳可以嗎?」
「沒有鱷魚就可以。」

就這樣,我們選擇了嚮導口中「很少人走」、「很安靜」的路線。一早,嘟嘟車載著我們出發到了獨木舟乘船處。這跟我之前去坐獨木舟的乘船處都不一樣,除了Chandu、助理嚮導和我以外,只有另一名西方旅客和他的嚮導,一共5人和船夫。冬季的奇旺,清晨總是籠罩在濃霧之中,然而我卻覺得霧中乘舟別具詩意,除了嚮導在看見鳥類時會跟我介紹,大多數的時間裡,我只是單純享受在河面擺盪的靜謐。

非常安靜的獨木舟乘船處。
霧中乘舟,別具詩意。

過了半個多小時,另一名旅客和他的嚮導上岸了,而我們則是再到對岸才開始Jungle walk。上了岸,Chandu嚴肅地說:「我們即將進入叢林。首先要跟妳說的是,這裡的一切都是天然的,我們不知道哪邊會有什麼動物,我會盡我的能力帶妳去找到動物、觀察動物。」他接著又說明遇到犀牛、老虎、熊等動物時的應變方式,「進到叢林,妳必須保持平靜。動物是很敏感的,如果妳緊張、害怕,動物是感覺得到的,所以妳要保持平靜,更重要的是,相信妳的嚮導,相信我。」

我已經進過叢林不知多少次了,Chandu也非常清楚,但他仍然不厭其煩地跟我說明進入叢林的守則,而且比絕大多數嚮導說得都詳細,更別提有些嚮導什麼也不說了。而我,雖然這叢林守則我已經聽到都背起來了,但再聽一次我也不覺得煩,反而很喜歡這樣的儀式感,覺得這是進入叢林前必須做的,是對叢林、對自然的敬畏與尊重。

莫名地,我的情緒有些波動,稱不上是緊張還是什麼的,但以往我進叢林前都沒有什麼特別感覺的啊,今天是怎麼了!?

今天的路線大多是在娑羅樹林間穿行,不知是不是因為真的很少人走,並沒有清楚易行的路徑,在前面的助理嚮導得在濃密的樹林間找到正確的路徑,一會兒低頭彎腰從樹下鑽過,一會兒必須折斷眼前橫生的樹枝才能通行。

走著走著,Chandu會突然停下腳步,做出「噓~」的手勢,專心地聽著周遭的聲音;有的時候,助理嚮導要我們留在原地,他先去前方確認;更有幾次,助理嚮導三兩下就爬上樹,從高處觀察附近的狀況。還記得我在2001年初訪奇旺時, Chandu和助理嚮導都曾爬樹勘查,甚至旅伴和我也都爬樹了。此後的十幾年,我再也沒見過任何嚮導爬樹,因此,當我見到助理嚮導爬樹,還不只一次,我真的好感動,「原來還是有人這樣帶Jungle walk的啊!」

助理嚮導爬樹勘查周邊。因為是逆光,所以人物成了剪影;但因為在叢林裡,我必須站在嚮導規定的位置,不能任意走動找到順光處拍攝,請見諒。

「那邊有溪流,可能會有犀牛去泡水」,走近一看,果然如他所料,於是Chandu找了個地方示意我坐下。

「吃點橘子嗎?」Chandu打開背包拿出一袋水果。
「吃點餅乾嗎?」助理嚮導打開背包拿出幾包餅乾。
「吃點蛋糕嗎?」我打開背包拿出自己烤的磅蛋糕。

三人就這樣一邊「野餐」,一邊看著犀牛泡水,多麼愜意、多麼幸福啊!

一邊野餐、一邊看著犀牛泡水,好愜意、好幸福啊!

離開娑羅樹林,走到開闊的河灘地,Chandu說,他常在這裡看到老虎,可惜今天沒有。

「真的嗎?」
「真的,我至少看過5次。」助理嚮導說。
「這裡常有老虎,所以當我說要走這條路線,很多嚮導都不敢來啊!」Chandu補充。
「那你還帶我來!?而且,這句話不是應該在行前就說嗎?」我大笑。

蛇蛻

走到水淺處,我們脫下鞋襪、捲起褲管過河,上午的Jungle walk就要劃上句點。不知為什麼,雖然沒能如願看到老虎,但我心裡滿滿的感動。這感覺,我理不清、說不出。

捲起褲管,過河囉!

「你說早上那條路線,很多嚮導都會怕、不敢走?你可以帶我去,因為你知道我走過非常多次的Jungle walk了,我對叢林是有一點點概念的;但大多的旅客並沒有叢林經驗,所以我建議不要帶他們走這個路線,畢竟安全至上。」

「我知道,所以下午我要帶妳走另一條路線,是我日後會帶旅客走的。妳比較看看。」

# # # # #

午餐後出發,一樣是要先坐一段獨木舟。這次的獨木舟乘船處在Baghmara,絕大多數的旅客都是在這裡坐獨木舟的,我們和另一組旅客併船。在半個小時的船程中,我的嚮導一直在跟我介紹兩旁的鳥類,而另一組旅客的嚮導則是靜悄悄不講話,只有看到鱷魚和孔雀時會說「鱷魚」、「孔雀」,但也沒有進一步的說明。相較之下,我真心覺得我的嚮導好認真、好專業!

船程中看到不少鱷魚在河岸曬太陽。

約莫半個小時之後,獨木舟靠了岸。幾乎所有的Jungle walk都是以這裡為起點、Elephant Breeding Center為終點,不過,這中間的路線就有許多種可能,通常嚮導會問旅客想走多久,或依旅客的狀況而決定。Chandu說他替我選的是比較少人走的路線,也確實我們沒有在叢林裡遇到其他旅客,冬天日照時間短,我們得在太陽下山前離開叢林,所以只走了一個多小時,但也很幸運地看到了犀牛。

來到水潭的犀牛。

# # # # #

晚上,跟著Chandu到他家,和他的太太見面、聊天。

「本來想讓我兒子也跟妳聊聊的,但他帶客人去Jungle walk了,7天6夜。」

對,你沒看錯,真的是7天6夜!

旅客通常因為假期天數有限,而且大多是初次到訪,3天2夜是最常見的套裝行程,其中第一天和第三天是交通日,所以真正進行叢林活動的只有第二天,通常是半小時獨木舟+一個多小時的Jungle walk+一個多小時的Elephant Safari,這樣的安排,是為了讓旅客能在最短時間內體驗到不同的叢林遊趣。但其實奇旺國家公園的範圍是非常大的,旅客如果有興趣也有時間,其實是可以安排全日甚至多日的Jungle walk,每天趕在太陽下山前離開叢林、到最近的聚落住一夜,隔天再進叢林。

在我往來奇旺近20年的經驗中,很少有嚮導會跟我提及一般3天2夜行程之外的選擇。所有的叢林嚮導都是經過多年嚴格訓練的,在專業知識上絕對無庸置疑,然而因為大多受僱於旅館,而旅館大多就只有這種3天2夜的活動規劃,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帶旅客進叢林,活動內容與路線大同小異,他們當然不可能像久久才去叢林一次的我一樣那麼興奮、熱血。所以啦,先前提過曾經有次坐吉普車,隨車嚮導什麼都不講,我想他應該本來想說旅客去坐吉普車就沒他的事兒了,可以回旅館休息,沒想到被派作隨車嚮導,覺得自己太倒楣於是消極抗議吧!(但,我可以理解並不表示我贊同喲!)

近20年來,我遇過的叢林嚮導中,只有三位在講到叢林時眼睛會發亮,而且會主動提及夜宿觀察塔、多日Jungle walk這種非常規活動,三位中的兩位,就是Chandu和他兒子。我很訝異,尤其是Chandu已經從事嚮導工作20多年,為何還能對叢林保有熱情,甚至他在休假時也往叢林跑。真是瘋了!我想他的兒子也跟他差不多瘋吧,所以才會動不動就帶旅客走個幾天幾夜,這樣的行程,一般的叢林嚮導很少走也不敢接啊!

我常常說Chandu父子很瘋,但我想我會跟他們這麼談得來,應該是因為我也蠻瘋的吧!我們只要聊起叢林,話匣子就停不了,這時,Chandu的太太煮了一杯香濃的奶茶給我,在寒冷的冬夜裡格外溫暖。

「你知道嗎?我很喜歡你,也很喜歡你的太太,你們就像是我的哥哥、姊姊。但我喜歡奇旺並不是因為你們,而是這片土地、這片叢林和我有強烈的連結。」我不知為何脫口而出的這段話,解開了我早上之所以感動的謎團。不得不說,叢林本身的力量還是非常強大的,今天早上走的路線少有人跡,所以走起來會有種莫名的緊張、刺激和感動,這種和大自然之間的感應,難以言喻。

# # # # #

‼️備註‼️

1・如果想請Chandu父子帶叢林活動,請再稍等幾天,我會再寫一篇文章介紹一家旅館,由我代訂該旅館的食宿活動套裝,會特別安排Chandu或他的兒子擔任嚮導。

2・雖然上午的Jungle walk路線帶給我前所未有的感動,但並不表示我鼓勵大家都來走同一路線。那是Chandu對我、我對叢林都有些許的認識,然而對於毫無叢林經驗的旅客來說,第一次就走這路線就不太適合。再者,大眾化的行程也不是不好,相反地,從Baghmara為起點、Elephant Breeding Center為終點的行程設計,其實是考量了很多因素的,像是這段獨木舟航程中,非常容易看到鱷魚;上岸後的Jungle walk路線其實有很多種走法,而且有幾處水塘,因此看到犀牛的機率也很高,只要運氣好,又有一位好的嚮導,那麼這路線也是很不錯的!

「大眾化路線」有多處水塘、池潭,常見犀牛身影。

2 thoughts on “[奇旺] 走出叢林的那一刻,我幾乎熱淚盈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