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到加德滿都辦文件,突然被告知,為了配合文件作業流程,我最好先離開尼泊爾,待文件前置作業完成再回來。於是,我急忙地申請印度簽證,回到波卡拉,除了訂機票,也要將這裡的事務告一個段落。

其一,是印名片。

覺得似乎可以開始我的採訪工作,印個名片是必需的。先去印刷行選紙,紙張選擇不多,我喜歡有點粗樸質感的,但只能雙色印刷;若要全彩印刷,只能用有點亮面的卡紙,偏偏我不愛。

特別請台灣的美編友人替我設計了一款名片,只用雙色,拿去本地印刷行,先是說無法打開ai檔,然後又對於我們在實際尺寸預留出血空間覺得很疑惑。

這過程來來回回,讓我不禁要懷疑印刷行是否專業。台灣美編友人說「難不成是絹印?台灣的書籍封面裝禎,有的特殊印法還是會用到絹印。」

我那時還想,印個名片應該不會用手工絹印吧!?實際看了他們印刷過程,真.的.是.絹.印!

印刷行先將我們要印的字樣做成鏤空的網版,用一罐罐油墨調出所需的顏色(因為是手工,所以顏色有可能誤差),將適量油墨倒在網版上,再以刮板輕輕滑過,油墨便會透過網眼印到紙上,一人刮印,一人拿起印上油墨的紙張晾乾,如果要印100張,同樣動作就要重複100次。

我跟美編友人回報:
「真的是手工絹印耶!」
「這樣印要多少錢?」
「我選尼泊爾手工紙,印200張,連同網版共約台幣200。」
「200?還是20000?」
「2百啦!」
畢竟在手工珍貴且昂貴的台灣,手工紙和手工絹印,都要價不斐啊~
有人對手工絹印有興趣嗎?不如來開團吧!哈哈哈哈哈!

尼泊爾印刷行採用台灣已少見且昂貴的手工絹印

尼泊爾印刷行採用台灣已少見且昂貴的手工絹印

 

離開波卡拉前,另一件要處理的,就是去看診。從我回尼泊爾至今,雙腳經常脫皮,讓我都不敢穿拖鞋出門。終於打聽到本地皮膚科名醫,星期五下午去看診,醫生要我抽血檢查,星期天上午8點再回診看報告。

很奇妙吧!外面看起來,這只是一間在民宅一樓的普通小藥房,沒想到別有洞天,後頭加樓上,不但有5個診間,還有X光和檢驗室呢!

星期天上午8點,先到檢驗室拿報告,「檢驗師還沒到,檢驗結果要由他來寫才可以。等一下他馬上到。」

瞎密!怎麼還要我們等?

過了10分鐘,拿到報告,再去診間要看診。

「醫師還沒到喔~要等一下。」

瞎密!!怎麼還是要等??

又過了15分鐘,醫師到了,我們拿著報告進入診間。

「啊~我那天在妳腳上做記號,但我忘了在病歷表寫上要取樣本檢查。是我的疏忽,你們現在再去樓上檢查吧!」
「那要很久嗎?不好意思,因為我們要出發去印度了,時間有限。」
「你跟他說你們要去印度了,請他先做,大概半個小時就好。」

我當場臉上三條線「瞎密!!!這太誇張了,等完這個等那個,現在居然說他忘了一項檢查!?」因為太餓,我當下有些生氣,提醒溫ㄤ要跟檢驗師強調是醫師忘了,要先幫我們做。利用等待的半小時吃了早餐,肚子飽足心情就好,一個轉念「醫生居然承認是他疏忽~他大可說是這項檢查結果看不出問題才要再做另一項檢查的啊~醫師實在很厚道~」

外面看起來,這只是一間在民宅一樓的普通小藥房,沒想到別有洞天,後頭加樓上,不但有5個診間,還有X光和檢驗室呢!

外面看起來,這只是一間在民宅一樓的普通小藥房,沒想到別有洞天,後頭加樓上,不但有5個診間,還有X光和檢驗室呢!

 

在尼泊爾的生活就是這樣,前一分鐘認為本地人散漫使人抓狂,下一秒鐘就轉念「其實他們有他們的一套邏輯,也挺不賴的。」難怪我會「ㄉㄧㄠˊ」在這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