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進行血祭的祭司。

即將進行血祭的祭司。

 

清晨6點,我快步地往杜兒巴廣場前進。

才到因陀羅廣場(Indra Chowk),我就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了。眼前是長長的人龍,今天是塔蕾珠女神廟(Taleju Temple)一年一度開放的日子,但6點就排成這樣,也太誇張了。我忍不住想問,搶到頭香的是哪位,更好奇他是幾點就來排隊。

待我走到廣場,才是真正的驚嚇。原來我剛才看到的人龍,才只是從塔蕾珠女神廟門口右側的這一列,另一列是從左側繞過整個杜兒巴廣場轉至新路。話說,神廟開放一整天,有必要這麼迫不及待、早上六點就到嗎?

排隊要進入塔蕾珠神廟的人龍。

排隊要進入塔蕾珠神廟的人龍。

 

現場連線的記者。

現場連線的記者。

 

121023-05%e6%8b%b7%e8%b2%9d

121023-06%e6%8b%b7%e8%b2%9d

 

唉呀,我還在管人龍做啥,我的目標是血祭啊~~~

辦公室門口的巴山塔布(Basantapur)廣場,已事先塗上一層泥水、豎起旗柱、排放祭盤,婆羅門祭司正在以彩粉繪出獻祭的圖案。將近八點,主祭就位,在婆羅門祭司的指引下,進行祈禱的儀式;過了好一會兒,牽出第一隻羊,主祭為羊隻灑上鮮花、彩粉與水,兩名壯漢將羊隻牽至稻草綑,一人壓著牠的頭、一人抓著牠的後腳,另一壯漢則拿著超大支的廓爾喀軍刀(Khukuri),在鳴槍的同時,刀子揮,身首瞬間異處。按著羊隻的頭的壯漢,將羊頭放著祭壇上;抓著後腳的壯漢,則將羊身拖行繞著祭壇後,再退到場外;一名軍人拿著沙袋,將沙土立刻覆在鮮血上。同樣的程序接續進行著,一共血祭了2頭水牛、5隻山羊。

其實,我雖然有記者職業病,搶到最前一排拍攝,但其實刀子舉起、落下的瞬間,我的眼睛都撇開(快門亂按一通,可能沒拍到好照片,我果然不專業)。

我聯想起台灣的義民祭。

記得我到客家庄採訪時,受訪者邀我去參加「殺大豬」。他說,在殺大豬的那一刻,幾乎所有的豬都會嘶吼,而他則一邊安撫他的豬,輕聲地跟牠說,這是要獻給義民們的,這一世為豬是不幸,但希望牠能有個好的來世。他的豬離開的那一刻,十分安靜、平靜。

我看著眼前的這些牛、羊,牠們似乎是知道自己的命運,被牽至場上時,其實是會腿軟的;但除此之外,十分安靜,不知是牛、羊原本就不太大聲哀嚎,還是主祭為牠們祈禱、安撫奏效,又或是這種血祭的手法快速俐落,讓牠們來不及嘶吼。

除了巴山塔布廣場的官方血祭之外,各地大小神廟都有血祭,只要走在街上,不時可見民眾領著牛或羊至神廟血祭。這一天,人們也會以血塗在生財器具或交通工具上,以祈求工作與交通順利的順利平安。

這些牛隻即將成為祭品。

這些牛隻即將成為祭品。

 

祈求出入平安。

祈求出入平安。

以下部份圖片血腥,不介意的才收看喔~~

 

 

 

 

 

 

 

 

 

 

 

 

 

121023-08%e6%8b%b7%e8%b2%9d

121023-10%e6%8b%b7%e8%b2%9d

121023-11%e6%8b%b7%e8%b2%9d

121023-12%e6%8b%b7%e8%b2%9d

121023-13%e6%8b%b7%e8%b2%9d

121023-14%e6%8b%b7%e8%b2%9d

121023-15%e6%8b%b7%e8%b2%9d

121023-16%e6%8b%b7%e8%b2%9d

121023-22%e6%8b%b7%e8%b2%9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