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Dec

Ke Garne?– Part 2

在尼泊爾的那段時間,常常學尼泊爾人說「Ke Garne?」,當時覺得趣味,但後來我卻在想,尼泊爾人說這句話時,除了迫於現實的無奈,會不會只是一種消極逃避?

上集提到的那個想去杜拜工作的新郎,雙手一攤,擺出一副「我能怎麼辦?」但,真的沒有其他辦法嗎?或許在家鄉找個穩當的工作,雖僅供糊口,但至少可以和新婚妻子在一起;或者,把妻子帶到國外去?

奇旺旅館裡的員工,因為遊客少、沒有收入,又只能待在旅館裡打發時間,而老闆也是搖搖頭說「Ke Garne?」

以我這個算是做旅遊事業的台灣人的觀點來看,似乎有點「聽天由命」甚至「坐以待斃」的意味。我好奇地問說,你只坐在這兒等著來自旅行社的團體預約,難道沒想過爭取自行搭巴士前來、到了奇旺才要找旅館的散客嗎?

還有一個朋友,之前曾當過模特兒,後來改行當叢林嚮導,當我再看到他時,他是在自家的小雜貨店看店。他跟我抱怨著,他賺的錢都給哥哥到馬來西亞發展去了,結果,哥哥居然一毛錢都沒寄回家,加上旅遊事業蕭條,現在的他只能受困於這家小店,「Before, I was a hero; now, I am zero.」他一直這樣唸著。事實上,我卻數次看到他跑去喝酒作樂、醉醺醺地回家,不管是不是借酒澆愁,但,難道沒有更積極的辦法?

我的諸多疑問,至今仍然無解。我只能猜想,成長過程中的諸多無力感使得他們已經麻木,於是習慣於消極逃避。無論如何,畢竟我並不是生活在那兒的,不能明白他們實際的處境,我所能做的,也只有祝福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